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七彩玫瑰-天堂梦魇】(6)

2019-09-01 08:39:04

【七彩玫瑰-天堂梦魇】(6) 作者:shenhou2 2016年6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统计:13857 ************************************************** 说好的六一发文,决不能食言,这一篇长度还可以,情节也不错, 下一次发文是六月中旬,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一个月两次更新, 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你们是喜欢看七彩玫瑰系列还是想看我写一写别的题材的, 具体是什幺题材呢? 最后请大家踊跃回复啊,点个红心也行。 ************************************************** 一列长长的车队借着月色在美国的州际公路上奔驰,科谛坐在领头的大货车 副驾驶的位置上,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科谛 心中默默地盘算,舞鞋行动大获成功,虽然布鲁斯带着一批精英女学员从暗道逃 走了,这次突袭还是抓到了82名金鬓婊子的后备力量,其中含苞待放的金色天 堂初级女学员几乎全部落网,中级学员也抓到了不少,只是精英学员被俘的寥寥 无几。薇拉的逃跑是一大失败,还好把冷艳高傲的教务长艾席拉生擒活捉,这次 的行动可以收获颇丰啊。   借着晨曦的微光,车队出了马姬谷连绵的山区,一路行驶在美国中部一眼望 不到边的洲际公路上,道路两旁人烟稀少,谁也不会注意这样的一支车队。在斯 隆会长的领导下,木偶会倾尽全力的一击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收获,多少极品女奴 都落入了木偶会的口袋里。向斯隆会长汇报完战况,科谛命令三十几辆大货车的 车队立刻就地分散行动,如此庞大的一个车队确实太引人注目了。黑蛇佣兵团的 卡恩带着10辆大货车和全部的黑蛇佣兵团一路向西部开去,他们要开到洛杉矶, 洛杉矶有训教会控制的码头,洛克鸟警卫团带着10几辆大货车直接横穿美国进 入加拿大,在冰天雪地的加拿大中部有着一座训教会的特殊据点。   科谛和木偶会的主力押送着所有的女俘虏往南通过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进入 墨西哥,在墨西哥的港口城市有训教会扶持的大毒枭的船队可以把金鬓的婊子们 运往南美洲木偶会的高级调教基地。在美国境内的这一段路上车队不能掉以轻心, 要小心的躲过一个个的检查站,科谛和木偶会的调教师们的神经都紧绷着,但是 这一路上也并不无聊,众多的美貌女俘是最好的消遣玩具,尤其是一个个洋娃娃 一样的金鬓小婊子,给她们哭哭啼啼的破处是最有意思的车内游戏。   大战之后当然要犒赏三军,科谛做了安排,除了最精美的芭蕾小天使莉莉娜 作为献给骑士团团长加里维大主教的贡品被单独锁在一个铁笼子里,其余的女俘 虏们被分成两拨,其中的一批可以作为性玩具在路上随便的肏弄,另一批就要锁 起来留到木偶会的调教基地里再说了。八辆车组成的车队一路上有惊无险的通过 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检查站,因为检查站的人已经被科谛提前买通了,车队一驶 进墨西哥的国境,大家的精神一下子就放松了,混乱的墨西哥完全没有任何的秩 序。有人淫笑着打开一个大货车货柜的大铁门,放眼望去十几个反剪着双臂的金 发美女东倒西歪的待在车厢里,恐惧的看着淫笑着走过来的男人。   在彻底的调教这群金鬓婊子之前好好的用一用她们的身体是这次行动的福利, 按照组织中品级的高低,大家依次排好了顺序。这次行动的首领科谛·毛奇先生 当仁不让的排在第一个,科谛首先把高挑艳熟的大美人艾席拉提了过来。一路上 艾席拉被锁在一个只有半人高的铁笼子里,人高马大的艾席拉只能以半蜷腿的跪 姿团在笼子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嘴里含着长圆形的塞口球,红肿的眼睛满是绝 望的泪水,结实丰满的身体被粗糙的麻绳勒成一段段的弹性美肉,现在的艾席拉 哪还有一点金色天堂教务长的冷傲强势。在金鬓多年,艾席拉其实心里最清楚金 鬓天堂的女人落到训教会的手里会怎幺样,那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科谛把捆的纤毫毕现的大号肉弹艾席拉搂到怀里,坐在卡车后排的座位上, 双手在女教务长丰满的乳球和浑圆的大肉臀上肆意的揉捏拍打着,感受艾席拉肉 体的超凡弹性。「宝贝,早就知道金鬓里有你这样的高头洋马,今天终于让我弄 到手了。」对于艾席拉这个凹凸有致的冷艳肉弹,教会里很多人都是垂涎欲滴, 没想到自己第一个弄到了手里,身高达到一米九零的日耳曼男人科谛和身高达到 177cm的冷艳东欧美女艾席拉配在一起也确实很协调,。艾席拉这匹大洋马 确实需要高大的男人才能驾驭。   科谛把捆的结结实实的大洋马放在自己的腿上,随手把女俘虏脚上的黑色短 丝袜脱了下来,把一对捆在一起的大白蹄子举在众人面前,一股湿滑的女人脚汗 味飘了出来。「大家看看,这就是跳芭蕾舞的臭淫脚,脚骨已经变形了,金鬓的 婊子天天点着脚尖,你看把脚趾头磨的多平啊。」确实艾席拉双脚前脚掌的脚骨 完全的变形了,五根脚趾头像用锉刀打磨的一样成一个坚实平面,大脚趾又短又 粗,扭曲的从侧面突出来一块硬邦邦的凸起,五只脚趾头几乎磨的一边齐,脚背 的骨头像弓形一样凸出来。作为金色天堂芭蕾艺术学校的教务长,艾席拉的芭蕾 造诣自不必说,从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习古典芭蕾,经年累月的穿着尖细的芭 蕾舞鞋跳跃旋转,一双美丽的玉足早就彻底的变形了。   科谛把打火机放到艾席拉磨的粉白的凹形脚底板前,用火苗烧了起来。开始 烧烤骚脚丫,怀里的洋马疯狂的挣动起来,塞着口球的嘴里发出呜呜呜的痛苦叫 声,两只脚腕处被死死捆着的芭蕾脚疯狂的往两边踢动,试图躲避着炽热的火苗。 哈哈哈,车子里的男人们放声大笑,「叫唤两声给大家解解闷。」科谛把艾席拉 嘴巴里的塞口球解了下来。满是口水和泪水混合物的俏脸大口的喘着气。「啊, 烫啊,杀了我吧,啊,畜生杀了我吧,求你杀了我吧,Fuck。」艾席拉发出 色心裂肺的嘶喊,嘴里乱骂着。   「杀了你,我们木偶会干的不是杀人的买卖,尤其是你这样的高大健壮的金 鬓母狗,我要把你变成拉车的淫骚母马,拉着主人四处跑,一边跑底下一边流水。」 艾席拉的眼泪淌了下来,木偶会就是要把女人变成男人随意操控的木偶,艾席拉 不怀疑木偶会的调教师有无穷无尽的手段可以把女人变成他们想要的牲口。「现 在我先要试试金鬓教务长的下面紧不紧,希望你你可以夹得紧一点,如果不紧的 话就会有更大的东西插进来,比如公马的马鞭。」   听到这样赤裸裸的威胁,艾席拉心中一凉,没法想象巨大的马鞭插入自己娇 嫩小穴的画面,身体僵住了,放弃了无谓的扭动。「这就听话了吗,女人就是用 来给男人肏的知道吗。」科谛说着解开了艾席拉紧身的皮裤腰带,把高腰的黑色 紧身皮裤用力褪了下去,女教务长的里面穿着一条宝蓝色的平角内裤,把女俘虏 的私处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出来,大美人还挺保守的吗,我帮你松快松快。」 艾席拉愤恨的扭过头去,冷冰冰的骂道:「要肏就快点,婆婆妈妈的干什幺,你 们这些训教会的畜生对女人也就这点本事。」科谛阴狠一笑:「看来我们的教务 长大人早就等不及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说着扒掉了宽大臀部上的宝蓝色平 角内裤,一个肥厚柔嫩的大阴唇展现在大家眼前。   科谛解开裤子,掏出自己的大鸡巴,直接就把日耳曼男人硕大的阳具插进了 艾席拉肥厚的淡色阴唇中间,干涩的小穴被强力打开,大鸡巴插了进去。车子里 的空间很小,硕大的肉棒刮过干涩的阴道壁捅进了阴道的深处,科谛的手指转到 艾席拉的大白屁股后面,用指甲刮弄两瓣肉臀中间的小巧菊门上一圈圈的褶皱。 「挺紧的吗,看来用的不多,大美人这些年你是怎幺过的,我让你更紧一些,拿 枪来。」   有人递过来一只小口径的冲锋步枪,科谛把枪口对着怀里女人的菊花穴,狠 狠的插了进去。「啊,啊,拔出来,啊,Fuck,啊,死了,太硬了,畜生, 变态啊。」前面插着大鸡巴,后庭又被枪管捅进了屁眼,艾席拉感觉自己的下身 被两根棍子夹了起来,疼的无以复加,失去了该有的知觉。科谛加快了节奏,艾 席拉紧窄的小穴被大肉棒狂暴的抽插着。「呃,呃,呃,疼啊,呃,呃,不行了, 呃,呃,下面裂开了,呃,呃。」一声声颤抖的呻吟,艾席拉伏在男人的身上挨 炮。看着车窗外墨西哥破败的样子,科谛肆意的享用着自己的战利品,作为木偶 会的顶级调教师,科谛可以完全控制性交的时间和性交的节奏,完全勃起的大肉 棒在已经完全湿润的阴阜中穿梭着,硕大的龟头狠狠的掠过艾席拉敏感肉嫩的花 径,小屄被肏的又湿又麻。后庭的枪管已经撤下去了,带出了一大股粘滑的肠液。 「母狗,摇屁股,自己晃起来。」啪啪啪,有力的大手拍打着红润的宽大臀瓣。   货车车厢里的气氛更是淫霏,扒光了下体的金发女孩被迫分开雪白的双腿挂 在男人的身上,精致如白瓷一样的稚嫩小穴里插着一根丑陋的暗红色肉柱,点点 处女的血红滴落下来,涂满了女孩两腿之间的凶器。处女的紧窄肉穴被禽兽野蛮 的侵入,残暴的开苞,女孩的哭声,禽兽的狞笑声,破体时的尖叫声混杂着车轮 的声音驶向远方。   另一辆大货车上,一个美艳靓丽的金色天堂钢琴女教师半跪在后排的座位上, 反撅着身体,肥熟的肉屁股向后高高的撅起来,一个浑身肌肉的光头壮汉死死的 抓着女教官纤细的腰肢,大肉屌在彻底分开的小蜜穴中疯狂抽插,每一下都深深 的埋进美女导师的子宫口,「呃,呃,呃,杀了我吧,呃,干爆了,呃,呃,畜 生,让我死吧。」被干的几乎散架的美艳肉体发出乜呆呆的话语,这已经是第六 个进入女教官身体里的男人了。   落在饿狼手里的小白天鹅们颤抖着互相依偎在一起,看着邪恶的男人围了上 来,女孩青涩的肉体被用力的拉开,纤细的双腿之间是抿成一条肉缝的处子阴穴, 男人粗硬的大屌像毒蛇一样顶在芭蕾小美女的阴道外,女孩颤抖的唇瓣哆哆嗦嗦 的发不出一点声音,「小妹妹,哥哥让你做一会真正的女人。」恐怖的身影压迫 下来,「啊……!!!」一声女孩撕心裂肺的尖利惨叫,鲜红的处子之血涂满了 破门而入的巨大肉棒,被开苞的小屄像婴儿的小嘴一样O型的撑开着。   破体之后的肉棒没有任何的停留,紧接着就开始了狂风暴雨一样的抽插,几 具雪嫩的肉体被同时压在大货车后面车厢的铁臂上,木偶会的男人一边喝着啤酒, 一边把鸡巴深深的埋入美丽的洋娃娃的娇小肉体中,粗大的肉棒有节奏的肏干着 血红的肉洞,「啊,啊,呃,呃,裂开了,呃,要裂开了,求求你,不要啊,啊!」 带着童真的清脆稚嫩的声音让野兽们的性欲空前的高涨。   中北美加勒比海沿岸,一座普通的海港,在傍晚的十分七八辆挂着美利坚合 众国德克萨斯州车牌的巨大货车扬着滚滚的沙尘来到码头上。「到家了,艾席拉, 在船上我们可以玩一些关于你身体的有趣游戏。」科谛捏弄着怀里的美肉,在艾 席拉僵硬的脸庞上亲了亲。被肏干了一路,下身已经酸麻到毫无知觉的大美女吃 力的抬起头来,哭的像桃子一样的红肿双目无神的看了看车窗外,寂静的码头上 停着一艘排水量在2万吨的远洋货运游轮,知道自己要被运到南美的某一个地方 了,从此脱离的人类的文明社会,一声绝望的呻吟,艾席拉又闭上了冷艳的美眸。   有人指挥着,把一个个酥软颤抖的白嫩身体拖下卡车,通过长长的栈道押进 油轮宽大的货舱中,两个码头上的水手抬着一个大号的铁笼子,笼子里蜷缩着一 个铂金色头发的纯美少女,小天使莉莉娜像害羞的小猫咪一样颤抖着缩成一团被 抬进了货舱。科谛·毛奇的双手抓着一个反剪着双臂的高挑健美的中年美妇的身 子,赤着双脚光着屁股的艾席拉被身后的孔武有力的男人推着往前走,扭扭捏捏 的押上了货船,一路上被残忍的夺去处女身体的金色天堂女学员们叉着合不拢的 双腿,被男人拖着肩膀押上了船。   卸完货的七八辆大车原路返回,谁也不知道金色天堂里一群最娇美的花朵就 这样被掠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领土,巨大的油轮一声长鸣驶离了码头,站在甲板 上看着海天一色的加勒比海,科谛哈哈大笑着,这几天疲惫不堪的身体终于彻底 的放松了下来,只想睡一觉洗个热水澡。很多这次行动的木偶会成员对着海面放 声的大喊,疯狂的大笑,为自己的成功肆意的喝彩。油轮推开波光粼粼的水面, 几只海鸟在烟筒旁盘旋着,宁静的画面像一幅静态的抽象油画,和船舱里的淫乱 暴虐格格不入。   科谛·毛奇漫步走进货轮宽敞的货运船舱,这里早就被训教会改造成了押运 肉货的牢房。看到科谛大人走了进来,一屋子吵闹的男人瞬间安静了,总指挥科 谛大人的喜好大家都知道,作为斯密·亚当大师的关门弟子,木偶会最杰出的青 年调教师,科谛·毛奇遵从的是传统的温和调教派,强调与塑造女性的顺服,对 于女奴的调教是温柔而循序渐进的,注重于女奴自身的感受和奴性心理的塑造, 属于功能性为目的调教流派。换句话说,作科谛的女奴并不是非常的痛苦,即使 是对于金鬓的婊子们,斯密大师和科谛为首的温和调教派也不主张进行残酷的性 虐待,还是要发挥美丽的金鬓成员作为女人的价值和功能来服务于训教会的男人。   所以看到行动的总指挥科谛走了进来,一众男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让胯 下的女俘虏们喘了口气。船舱里弥漫着一股女人淫水的骚味和男人精液的腥气, 正中央的木架子上吊着三具赤裸的雪白女体,木架的旁边跪着一排金色天堂的女 学员们,木偶会的调教师要让小女孩们旁观自己敬爱的艾席拉教务长和两个性感 的女导师在刑架上苦苦挣扎的样子。一个调教师站在刑架的后面抡动手中黝黑的 皮鞭,皮鞭的头部挂着一个锃明哇亮的金属搭扣,随着长长的黑皮鞭划开空气, 沉重的搭扣狠狠的抽在艾席拉向后撅起的大白臀上,啪,一声皮带抽在结实肌肉 上的脆响,「啊,疼啊,shit。」艾席拉痛的前后扭曲着反捆的肉体,雪白 的大屁股像肉弹一样跳了又跳,嘴里发出尖利的哀嚎。   啪啪接着两鞭抽在左右陪绑的金色天堂女教官身上,三个被反捆着双臂向前 挺着身子吊绑在木架下的金发美女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看着尊敬的导师们痛 苦受刑的模样,跪着的女学员们嘤嘤的啜泣起来,不知道自己要被怎样的对待。 科谛摆了摆手,打手收回了鞭子躬身退到一边,「注意点,不要打坏了,让她们 歇一歇,给她们吃点东西,喝点水,一会我要亲自拷问艾席拉。」科谛用手抚摸 着女教务长汗涔涔的丰腴肉体。   货船在海面上平稳的航行,货舱上面的一层有一座小型的拷问室,现在这里 挤满了木偶会的成员们,金色天堂的女教务长艾席拉被剥的赤条条的四肢拉开锁 在一个X型的拷问木架上,大大分开的健美双腿之间敞露着滴着男人阳精的肥嫩 艳熟小屄,科谛的一个手下把一个特大号的橡胶假阳具慢慢的塞了进去,「姓名, 年龄,三维,性交历史,说。」一个拿着黑色封面的记录本的调教师厉声喝问道, 准备开始记录第一次的拷问情况。木偶会的女奴调教有着非常严格的操作流程, 每个木偶会的调教师都有两个硬皮的记录本,一个黑色的本子是刑讯记录本,一 个蓝色的本子是调教记录本,调教师每一天所做的所有刑讯调教项目都要事无巨 细的记录在两个本子上,供木偶会的高层检查。看到这样的阵势,艾席拉冷冷一 笑,把头扭到了一边,闭口不言。   「看来艾席拉女士不想合作啊,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金鬓的女人刚抓到 时都是又臭又硬的,到最后你一定会跪下来哭着舔我的鸡巴的,你身体的所有秘 密我们会一点点的挖出来的。先看看木偶会怎幺对付你的宝贝弟子吧。」科谛手 中拿着一个玻璃棒,在艾席拉的身上戳戳点点,然后用手揉捏着艾席拉胸前硕大 的肉球,把弹性极好的乳房捏成各种淫霏的形状。一个金色天堂的初级学员被扔 到了拷问室的中央,两个木偶会的打手把女孩的身子架了起来,两条纤细的美腿 向两边大大的分开,光头壮汉从一边的烧得通红的铁炉子里用铁钳子扒拉着木炭, 从中夹出一块烧得通红的三角形铁片,狞笑着走到小女孩的面前,女孩吓得脸色 煞白,张着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壮汉手腕一翻把小铁片直接放到了女孩雪白 小腹下部的三角地带上。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刺啦一声,一股烧糊的肉味传了出 来。铁钳子夹着红彤彤的铁片抬了起来,一个三角形的黑色奴隶印出现在金发女 孩的小腹部,三角形印记的中间是一个被捆在十字架上的女人的形象,象征着圣 女贞德被火刑时的情景。看着自己被烙上了羞耻的训教会奴隶印记,女孩哇的一 声哭了出来。「畜生,有什幺冲我来,别动我的学生。」目眦欲裂的艾席拉嘶吼 着。「真是师徒情深啊,大洋马,别着急,一会就轮到你了,现在你的宝贝学生 还要表演表演才艺。」科谛淫笑着拍了拍艾席拉紧绷的脸颊。   「听说练芭蕾女孩的身子像棉花一样柔软,今天我们就开开眼,上家伙。」 一个古怪的木制刑具推了过来,艾席拉一眼认出这是欧洲中世纪的拉伸架,不知 道当时有多少所谓的女巫在这个刑具上被拉断身子。打手把女孩的身体固定在刑 架上,两条纤细的小白腿分到两边锁在拉伸架左右两边的把手上,两个人摇动木 架的齿轮,把手向两边大大打开,女孩的两条腿很快就成了横着打开的一字马, 柔韧性超凡的芭蕾小美女也发出咿咿呀呀的痛苦呻吟。「啊!!!!!腿断了, 啊!!!!!饶了我吧,啊!!!!!」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娇叫,让观刑的艾席 拉眼眶湿润。   齿轮接着转动,把女孩的两只小手慢慢的向身体反关节的方向移动,横着打 开的双腿接着往两肩的方向托起,豆大的香汗珠滴滴答答的顺着绷的尖细的脚尖 往下淌。芭蕾小美女的两个胯骨向下凸了出来,紧窄的小屄被拉伸成了大大张开 的饥渴小嘴,金发女孩阴唇上的所有褶皱都被狠狠的履平了。嘎吱吱的声音中齿 轮接着转动,女孩通红着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乞求的看着科谛。「求求你,饶 了我吧,呃,身子要断了,呃,我做女奴给你们肏,我听话,啊!折了,饶了我。」   科谛一摆手,打手不在加力了,走过来用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女孩满是泪花的 痛苦脸颊,「听不听话,愿不愿意作训教会的女奴,大声告诉我。」科谛直视着 芭蕾女孩纯净的眼眸,「我服了,我听话,饶了我吧,让我做您的乖乖的小女奴 吧,不要折磨我的身体了。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训教会的事情的,呜呜呜。」小 女孩细如蚊吶的喃喃说道,眼中留下了崩溃的泪水,神情顺服绵软。刑具撤下, 已经站不住的金鬓少女瘫坐在科谛的脚下,用畏惧的眼神看着支配自己命运的高 大男人。   科谛指了指自己的胯下,金鬓美女挣扎着爬起来,颤抖着解开男人的腰带, 把一条狰狞的硕大肉虫拿了出来,芭蕾小美女脸色一红,不敢迟疑的张开小嘴果 断的吞了下去,开始生涩的唇舌服务,女孩扬起脸来,绽放出顺服的媚笑,眨着 大眼睛媚媚的看着主人科谛的表情。让金鬓天国的婊子跪在脚下,主动张开嘴巴 含弄男人的鸡巴可以视为对高傲的金鬓成员的彻底征服,科谛闭着眼睛享受着肉 棒在美女温润的口腔中慢慢胀大的感觉。看着自己心爱的学生放弃尊严取悦魔鬼 的无耻样子,艾席拉张了张嘴,没有说什幺,悲哀的扭过头去不忍直视。   「你的女学生已经给你做了很好的榜样,艾席拉怎幺样,我们是否要接着玩 下去,做一匹骚浪的母马对你也是不错的归宿,我会好好疼爱你的。」科谛挥了 挥手,有人把嘴角泛着白汁的金发少女拖了出去。「不要痴心妄想了,赶快杀了 我吧,你们别想从我这得到什幺,做你们的女奴,那才是生不如死呢。」X型捆 在架子上的女人冷傲的扬了扬头。   「其实木偶会有很多的方法让一个女人开口,只是对于你这样超级出色的美 女我更喜欢采用一些不同的手段,希望艾席拉女士你能喜欢,在船上的狭小空间 并不好施展,到了我的基地我们会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的,现在还是让我的 同事们享用一下美丽的战利品吧,希望你能让他们满意。」说着科谛转身走出了 房间,「Fuck,Fuck,来吧,有什幺手段就来吧,我是金鬓的战士,你 们等着下地狱吧,畜生们,啊,啊,啊!!!」艾席拉疯狂的叫骂着。看到老大 离开了,淫笑着的打手们围了过来,用手抚摸着女俘虏雪白的身体,几只手钻到 了艾席拉的胯下,揉捏着女人的阴蒂。艾席拉闭上了眼睛,像木偶一样放松了自 己的身体,一根火烫的肉棒顶进了教务长成熟丰满的肉体中。   动乱的哥伦比亚,盗匪横行,武装势力四处割据,这也让训教会在哥伦比亚 如鱼得水。在哥伦比亚的东南部地区,临近太平洋海岸线的棕榈树林里,有一片 占地极广的南欧风格的贵族庄园,庄园始建于西班牙殖民时期,历经了上百年的 风雨,现在是木偶会南美洲的女奴调教中心。庄园里随处可见端着AK- 47冲 锋枪巡逻的黑人守卫,因为这里是木偶会在南美的总部,也是美洲大陆最大的女 奴调教中心,每年从这里进出的女奴供应了美洲上流社会90% 的需要,近几年 因为金鬓天国的破坏,训教会女奴的质量和数量都大幅的下滑,以至于要到东南 亚去购买肉货来维持训教会基本的女奴贸易体系。现在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科谛相信这一批金鬓的婊子可以很好的刺激萎靡的女奴市场,为训教会带来大笔 的收入。   躺在庄园三楼主卧室的欧式豪华大床上,敞着怀穿着宽大睡衣的科谛右手端 着一杯琥珀色的红酒,左手搂着在船上的调教室里为自己口交过的金发美女,小 美女顺服的贴在科谛的胸前,赤裸着白嫩的上身,一对圆润的乳球摩擦着科谛的 胸口,小美女的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开档连裤袜,里面没有内裤,粉嫩的小屄直 接暴露在空气中。金发女孩的脚上是一双粉红色的芭蕾舞鞋,刚才上床之前,科 谛先让只穿着连裤袜小舞鞋的小女奴跳了一段芭蕾舞助兴,看着半裸的芭蕾舞女 点着脚尖旋转舞动着嫩白的身体,纯白丝袜,粉红的舞鞋随着少女的踢腿跳跃, 挑动着科谛亢奋的性神经。   一曲完毕,科谛打了个响指,香汗淋漓的小舞女款步跪爬到主人的床上,转 过身子低伏下来,两腿向左右分开,暴露出自己稚嫩的性器官,用雌伏的样子表 示自己对科谛的完全服从。科谛一边把玩着女俘虏嫩足上柔滑的尖细芭蕾舞鞋, 一边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了小女奴艳丽的阴穴中,开始享用这道可口的小点心。大 战之后的二人躺在床上休息,科谛把高脚酒杯放到女孩的唇边,小女奴慢慢的抿 了一口甘甜的葡萄酒,摇了摇雪嫩的桃臀向主人献媚。「把你变成一只乖巧的小 母狗怎幺样。」科谛拍了拍女奴的赤裸肩头,「奴儿愿意。」   日头落山,夜色下的木偶会庄园亮起了明亮的灯火,穿着宽大睡衣的科谛· 毛奇先生走出卧室,来到楼下宽敞的门厅里,一个手下人赶快过来报告,「所有 的金鬓女俘都已经在地下牢房里处理好了,艾席拉已经被锁在刑架中和她的老师 学员们等待先生的处置,我们随时可以开始了。小天使莉莉娜已经装上飞机被送 往欧洲加里维主教的别墅。最后,斯隆先生刚才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这次金鬓婊 子的处理由您全权负责。」科谛满意的点点头,一挥手带着木偶会的调教精英们 走入了阴暗的地下大厅。   木偶会作为传承最悠久的女奴调教组织,自然是有自己独到的地方,木偶会 的调教理念是把女人变成听话的木偶一样任男人予取予求,而在中世纪琳琅满目 的木偶是用来表演各种各样的木偶剧的,所以把女人们像木偶剧中的木偶一样被 集中调教就成为了木偶会调教的重要仪式。走进庄园地下阴暗的大厅,抬眼望去 已经有很多木偶会的调教师三三两两的站在场地的四周,随意的聊着天,男人的 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场地的中央。   场地的中间生着三堆直径达到两米的大火堆,黑暗的地下室中的光源完全来 自这三堆熊熊燃烧的火焰。每个火堆的上方都四马倒攒蹄的吊着七八具被艳红的 火焰映的明晃晃的赤裸雪白肉体,随着火焰的跳动,吊在半空的金鬓女孩的绝美 身体在四周的墙壁上投射出弯曲扭动的影子。吊着金色天堂女学员的绳子都连接 在地下室高耸的天花板上,一条绳子连接金发美女反捆的双臂,接着绕到胸前勒 住一对乳房,另一条垂下来的麻绳缠住女孩并在一起的纤细脚腕,向下和膝盖连 接在一起,所有的女学员们都被这样面朝下的平行吊在炽热的火焰上方。   三堆火焰的前面并排插着几根高高的木桩子,艾席拉和几个金色天堂的美女 导师都被粗粝的麻绳一圈圈的绕过身子和身后的木桩子紧紧的贴在一起,连成熟 女人圆润的小腿都被绳子紧紧的勒过。看着这一群赤体被缚的金鬓女俘虏,木偶 会的男人们都感觉热血上涌,胯下的硬物蠢蠢欲动。火堆,木桩,木偶会特意把 地下室设计成了这样原始,野蛮,黑暗的风格,为接下来的淫虐烘托戏份,也给 金鬓的婊子很大的心理压力。   看到科谛先生走了进来,大家都不说话了,等待斯密大师的高徒科谛先生来 主持这次的调教会。科谛走到场地的中央,站在火堆前面清了清嗓子开口了, 「木偶会的先生们,首先要庆贺我们的舞鞋行动大获成功,抓到了这幺多美丽的 猎物,斯隆先生让我告诉大家,参加这次行动的所有成员都可以享用这里全部的 战利品。好吧,大家恐怕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让我们开始吧。」火堆中又被加入 了几把炭火,极高的温度烘烤着火堆上面高吊着的一具具鲜嫩可口的小白羊。   科谛走到一个吊绑的女孩身下,用鞭梢捅了捅美女燥热的臀部,「小美人, 你要几分熟啊,我们木偶会都是烤肉爱好者。」被一股股热浪烘烤的神智不清的 女学员只能发出呃呃的呻吟,身后的助手把一瓢冷水直接泼在女孩柔嫩的身上, 金鬓学员喘了口气,「放我下来吧,呃,饶了我吧,要热死了。」科谛用鞭子轻 轻抽了抽小美女结实的腰肢,「放你下来就要好好的伺候男人,要是不听话我就 把你挂在这做成烤全羊。」女孩无力的点了点头,钩子一搭,雪白的小羊被放了 下来。   每个木偶会的调教师走在火堆旁,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女俘,一个个脱水的金 鬓学员眼巴巴的看着男人从身边走过,恨不得有人挑选自己来脱离这炽热的地狱。 有人不时的把冷水泼到高吊的女孩们身上,也有人拿着鞭子随意的抽打着翻飞的 女体。科谛把挑中的女俘先用冷水冲了一遍,接着压到自己的胯下,开始一下下 大力的征伐。火堆拷问是非常有效的方式,火焰的力量可以让抓到的女人很快就 放弃自己所有的抵抗,屈服于男人的意志。   被捆在木头桩子上的艾席拉导师也不好过,有人开始给赤裸的冷艳熟妇的乳 房和蜜穴上涂抹一种黄色的油状膏体,随着男人沾着油膏的淫荡手指划过自己的 阴穴和乳尖,艾席拉感觉一股异样的电流在身体里乱窜。「呃,呃,Fuck, 什幺东西,拿开。」冷艳的女教务长发出颤巍巍的叫声,怎幺听也不像拒绝的语 气。「一会就让你欲死欲仙,享受女人才能享受的乐趣。」一个矮个子的木偶会 调教师猥琐的从柱子的背后贴着紧捆的艾席拉,用粘滑的黄色油膏在女俘虏的性 器官上细致的涂抹着,魔性的油膏涂在教务长神经密布的肉唇上,艾席拉感觉犹 如几千只蚂蚁在自己敏感的阴唇花穴内爬动。   「呃,住手啊,好痒啊,呃,要泄了。」一阵苦闷肉感的叫声从左侧传来, 艾席拉试着转了转头发现反捆在自己左面的钢琴女导师也被一个男人涂抹着相同 的油膏,看着女导师红润颤抖的光滑脸颊,听着一声高过一声的酥软媚叫,艾席 拉知道自己的手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油膏涂在浅粉色的乳尖上,女人的一对 美乳立刻就高高的挺起,乳头硬的难受,乳房胀得发烫,好想男人的手放上来啊, 真的希望有一个男人的大手能用力的揉捏自己的咪咪。女导师的下面更是不堪, 清凉的淫水像破了闸的小堤,拉着晶莹的银线一泻而出,顺着女人结实骨感的大 腿一路泛着骚味流到艾席拉赤裸的宽大脚面上。   身边的女人已经彻底放弃了无谓的挣扎,「肏我,啊,肏我,啊,肏我啊, 求你们,肏我吧,啊啊啊啊,受不了了,下面要着火了,啊,肏金鬓的母狗啊。」 女导师毫无廉耻的对着男人骚叫着,淫荡的渴望着一只粗大的鸡巴插入自己泥泞 的肉穴。一个男人走到她的身边,用手指轻轻拨了拨女人敏感到极致的乳尖,女 导师崩溃的嗷嗷叫着,眼巴巴的看着男人的胯下,如果没有绳子的束缚,恐怕就 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扑上去了。「想挨肏,你知道我们要什幺。说吧,说了就让你 爽一爽。」   男人无耻的慢慢揉捏着女导师发情的乳房和淫水泛滥的蜜穴,手指插入阴阜 中,在阴蒂上慢慢的磨弄,让在药物作用下发情的肉体处在崩溃的边缘。训教会 做过大量的研究,女人的性快感要比男人高一百倍,这种利用生物酶制剂的油状 药物刺激女人本身性欲的折磨手段远超过训教会的千般酷刑。「我说,我说,我 是金鬓教钢琴的老师,我叫美拉蒂,我真的不知道什幺,所有的命令都是教务长 传达的,呃,肏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啊,呃,要痒死了。」女导师声嘶力竭的娇 叫着,完全失去了任何理智的控制。   在确定了这个女人没有什幺信息价值后,一条紫红色的大鸡巴插进了饥渴到 极点的淫骚肉屄中,自己的阴道被男人的大鸡巴填满,女导师发出一声满足的叹 息,一个男人站在被捆缚的肉体前面,开始了有力的抽插。艾席拉右边的金色天 堂女导师也在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后得到了渴望已极的肉棒。被粗大的肉棒以一 个斜向上的角度粗暴的插进身体,性药支配的欲火焚身的肉体发出发情母兽一般 淫荡的呀呀叫声。「啊呀呀,啊,插死我,啊,杀了我吧,啊,呀呀哎呀,用力 插啊,小屄痒死了,哎呀呀呀。」俊俏的脸颊上滑过几滴屈辱的泪花,很快就被 迷乱的神情所代替。   听着身边两个手下无耻淫骚的浪叫,被死死反捆在柱子上的艾席拉火烫的身 体更是难捱,一浪高过一浪的性欲风暴冲击着女俘虏最后的坚持,生物酶的力量 放大了艾席拉身体的每一根神经,下面已经骚痒难耐到了极点。高挑白皙的女俘 张着火红的大嘴,喘着粗气,发出迷离的呻吟,身体里的烈火灼烧着残存的理智, 好想说出知道的一切,来换取一根男人的肉棒。在享用完了美貌清纯的金鬓女学 员的肉体之后,科谛走到了淫汁四射的艾席拉的面前,用手指撵弄着女俘硬的发 烫的粉红乳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艾席拉欲火胀满的光滑脸颊。「说吧,淫骚的母 马,没有女人受得了的,生物酶催化的春药,石头都会喷出岩浆的。」   「啊,」艾席拉发出一声崩溃的浪叫,心理彻底的放弃了,美人血红的眼睛 乞求的看着英俊的科谛先生,「啊,我不行了,啊,给我,给我鸡巴,啊,肏我, 求你,啊,我说了,我知道的都说,先肏我吧。啊,艾席拉认输了。啊……!下 面要痒死了,啊,肏我啊。」女人发疯一样对着面前的男人嘶喊,表露自己完全 投降的意思。科谛阴险的笑着,用手指在艾席拉丰腴的肉体上戳了戳,一个木偶 会的低级打手解开系在柱子后面的绳索,松了绑绳的艾席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 肉体,扭动着宽大的腰肢扑向了科谛。   原本冷艳高傲的教务长像最下贱的骚婊子一样伸出双手疯狂的去扒男人的腰 带,快速的解开科谛的裤子,看着怒挺的巨大鸡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呃… …!」艾席拉发出一声怪异的骚叫声,干裂的香唇贴上去疯狂亲吻起来,高挺的 鼻子用力的吸着男人野性的体味。被特殊的性药支配的肉体像没有骨头的蛇一样 缠上科谛的身体,艾席拉的下肢直接挺了上来,肥厚的阴唇对着大龟头就顶了上 去,早就湿透了的肉穴终于吃到了梦寐以求的大肉棒,艾席拉疯狂的挺动自己浑 圆雪白的肉臀,艾席拉的大白奶子贴着科谛的胸膛,用自己的肉穴深深的包裹住 男人粗大坚硬的鸡巴,尽情的索取着,像发情的母兽一样完全不管对方的身份。   让发情的女人主动的索取调教师的身体,也是木偶会性奴调教的一部分,现 在的科谛什幺也不用做,只需要享受自己的战利品忘乎所以的性交侍奉。在强大 的生物酶催情制剂的作用下迷乱的艾席拉抛弃了所有的尊严,灌满淫水的肉屄死 死的夹着科谛的大肉棒,麻痒空虚褶皱的阴道壁包裹着虬须嶙峋的肉柱疯狂的前 后摩擦着,艾席拉的双臂勾着科谛的脖子,慢慢的调整着大鸡巴插入自己身体的 角度,像打桩机一样上提下坐的贴着男人发情的蹦跶着,嘴里咿咿呀呀的淫叫着, 直到把体力完全的耗尽。   一股滚烫的热流从艾席拉的身体深处喷涌而出,浓稠的阴精激射在小穴里挺 硬的鸡巴上,科谛也被烫的一哆嗦,嵌在大美女子宫口的硕大龟头抖动了几下, 控制着没有射出精液来。高潮之后翻腾的欲火降下来一点,艾席拉肉感的身子以 一个怪异的角度贴在科谛身上,骚气的阴精滴滴答答的顺着修长雪白的大美腿往 下淌,高潮的余韵让艾席拉泛着肉光的身体瘫软如泥。女教务长媚媚的伏在科谛 的耳边呢喃道:「不要折磨我了,你想知道的我会说的。」说着就无力的瘫软在 男人脚下。   「呵呵,没事,我们可以慢慢的玩,你们接着肏她,把她肏顺溜了,然后洗 干净了送到我的房间里,我给她过柱子。」科谛系上了裤子,看了看蜷伏在自己 脚下的疲软肉体,毫不在乎的转过身去开始处理一个个还吊在火堆上的小白羊。 用鞭子慢慢的拷打着火烫的稚嫩肉体,科谛手法非常到位,鞭梢划过皮肉,打出 红红的鞭痕而不碰破任何的皮肉,让金鬓的小女孩吊在半空中发出高一声低一声 的哭号。「啊,热死了,啊,放过我们吧,啊,不行了,啊啊,我们老实了,我 们是性奴啊,不要打了。」直到一个个说出屈服的话语,喊着要做木偶会的下贱 性奴隶,才被解了下来,老实的跪到一边等候发落。   有专业的调教师开始慢慢的收拾这群彻底屈服在木偶会淫威之下的女孩。木 偶会的调教是非常系统的,每个训教会的女奴调教师都有两个硬皮的Noteb ook,黑色的本子是刑讯记录本,蓝色的本子是调教记录本,女奴的编号,调 教的项目,调教的细节都要一丝不苟的记录在本子上供自己的主管审查。先从简 单的跪姿调教开始,金色天堂的芭蕾女孩都有着柔韧纤细的身体,长期的舞蹈训 练让一个个金发小女俘们跪的笔管条直又没有什幺太大的压力。被俘的金发小美 女们一个接一个的跪成一排供调教师处理,木偶会的调教师拿着粗木棍压着女孩 们反弓在身子底下的小腿肚子,敲打并在一起的白嫩膝盖和纤细脚腕,撅弄舞蹈 小美女们柔嫩的手臂。   标准的女奴跪姿屁股不能沾到自己的后脚跟,女奴的胸脯要尽量的上挺,双 臂自觉地背到身后,手掌拖着另一个胳膊肘部的相互扣在一起。女奴跪着的时候 双脚要并在一起弓起来,必须要把女人娇嫩宝贵的脚心挺着朝后,方便男人进行 拷打,脚趾头勾起来点着地,两个脚弓合成一个可爱的心形,以显示女奴的顺服 乖巧。木偶会传统的调教对于这些细节要求的很严格,刚才在火堆上烧的骨酥肉 麻的青春女体一个个不堪淫辱的双膝跪地,女孩不大的玉白嫩脚全都按照要求弓 着脚掌,尽量的把自己的胸部拔高,做出木偶会性奴标准的跪姿。   调教师们拎着粗大的棍棒在女孩的身后走动,哪个女孩稍有放松就会被木棒 狠狠的抽打小腿和屁股。地下大厅昏暗的灯光下几十个雪白的肉体泛着细密的汗 珠跪成整齐的一排,确实是非常特殊的画面,看的人血脉喷张。「呃,呃,肏我, 呃,要死了,呃,让我死吧,呃,呃。」一声声满是情欲的绝望浪叫让肏着艾席 拉骚屄的男人更加兴奋,残留的药效让艳熟的女体一直处在高潮的边缘。淫湿的 肉穴彻底的绽放着,迎接着一根根粗壮的不速之客的光临。被轮暴的艾席拉躺在 冰冷的地板上,两腿大大的分开着,迷离的瞳孔看着男人在自己的身上起起伏伏, 「呃,呃,呃,死了啊,呃,呃,呃,你们要怎样。」鲜艳红润的嘴巴里发出女 人最下贱的,无耻的浪叫。   看到把抓到的金鬓女学员们和艾席拉这样的美艳女导师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科谛·毛奇淫笑着拍拍手,大家知道今晚淫宴的高潮来到了。拉火车,木偶会女 奴调教的保留节目,让女奴们一个接一个的用假阳具穿起来拉成一列人肉火车, 用她们自己的身体来折磨自己。几个调教师开始把已经完全听话的女学员们排成 一条长队,往她们幼嫩的骚屄里插入一根根细长的假阳具,然后这些小女俘都叉 开双腿向后撅起白球一样的紧致的小屁股,在调教师的控制下,后面的女孩把插 在自己蜜穴里的假阳具的另一头顶到前面的小姐妹向后展露出的紧致菊花上。   「呜呜呜,疼啊,呜呜呜,不要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和你们作对了,呜 呜呜呜。」在前面女孩令人心碎的哭声中后面的女孩流着泪挺着腰插了进去。就 这样几十个女奴被串了起来,两个被干的腿软的女导师也被押过来,站到队伍的 前头,「啊,裂开了。」菊花穴被残忍的插进一根硬邦邦的塑料棒子,女导师难 受的曲起了双腿。最后把女学员敬畏的教务长艾席拉拖到了队伍的最前方,同样 被后面女导师的假阳具插进了屁眼,一列金色天堂的女奴火车接好了,有人拿着 照相机咔嚓咔嚓的照着,女俘虏们哭哭啼啼的叉着腿慢慢向前移动着。   地下室的淫宴持续了很长时间,人肉火车在鞭子的驱使下一点点的向前挪动, 一双双嫩白的肉脚弓起脚背贴着前面的足迹向前滑动着,「呃,呃,呃,顶死了。」 一声声屈辱的娇喘,女孩们香汗淋漓的身子贴在一起,承受着来自前后两端的巨 大力量,柔嫩的小屄和菊花被生硬的插入着冰凉的硬物,研磨着金鬓女孩们初经 人事的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