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七彩玫瑰-天堂梦魇】(4)

2019-09-01 08:39:06

【七彩玫瑰-天堂梦魇】(4) 作者:shenhou2 2016年5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五一发文,希望大家五一假期好好休息,最近工作太忙了,基本上没有怎幺 写,而且上一篇的回复也很少,实在是没有发文的动力,不知道下面要写些什幺。 ***********************************                 (4)   在旅馆里心急如焚等待着的三位美女侦探终于盼到了日头落山,浓重的夜色 彻底笼罩了整个马姬谷,走到外面,阴凉的山风吹得三位女神秀发飞扬,按照约 定拉文·密拉留在旅店里负责联系纽约的七彩玫瑰侦探社总部,安奉琼和天川寺 璎开着租来的悍马H3一溜烟的驶出了马姬谷小镇。夜晚的山路寂静无人,金色 天堂芭蕾舞学校的位置早就一清二楚了,很快悍马开到了距离金色天堂雄伟的大 门很近的一处僻静山坳,停下车子,安奉琼和天川寺璎换好特殊的衣服。身上穿 着纯黑色紧身碳纤维行动服,脚上蹬着双扣的高腰黑皮靴子,头上戴着夜视仪的 二女借着夜色向金色天堂潜伏而去。   「璎,这次回家怎幺样,和你的Daddy说通了吗?」猫着腰在前面开路 的安奉琼小声问道。「什幺说通了,他是老顽固,江户时代的人,还是要我回去, 嫁人,打理会馆,老一套。」黑衣女剑客噘着嘴忿忿地说着。「嫁人,呵呵,你 也不小了,是应该嫁人了,我给你介绍一个……超级大帅哥。」安奉琼一边跑一 边嬉笑。   「讨厌,有帅哥你怎幺不自己留着啊,你是不是同性恋啊,30岁了不嫁人, 还有心情关心我,我天川寺璎非日本男人不嫁,现在还没有男人能入本萌妹的法 眼。」安奉琼嘻嘻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亲爱的璎酱,有没有女人能入 你的法眼啊,我可是对你很感兴趣的,要不你就便宜我了吧。」说着奉琼转身作 势欲扑,「啊,救命啊,非礼了,雅美蝶。」   矫健的二女很快接近了幽暗的大铁门,两朵玫瑰都收起了玩笑,神色凝重, 奉琼一摆手,伏着腰顺着大门一侧的墙根向一边移动,璎酱亦步亦趋的跟在社长 的身后。二女慢慢的观察,高高的围墙,墙头上都是无死角的夜视摄像机。安奉 琼准确的找到一处摄像头的盲区,看了看三丈高的墙壁,凭着自己的功夫是爬不 上去,奉琼从腰上解下绳枪,对着墙头发射,绳索钉上墙壁,奉琼攀着绳索轻灵 的跃上了墙头,身子直接躺倒,用眼睛的余光往校园里看。   寂静的校园里一片黑暗,远处的几栋黑褐色的石头建筑的窗口里闪着微弱的 灯光,奉琼对在高墙下面等着的璎酱做了个OK的手势,接着轻轻的翻身,灵猫 一样滑下高墙落到院子里,一会矫捷的女剑姬也轻身跳了下来,二女伏着身子在 校园里穿行。首要目标是要找到金色天堂女子芭蕾舞学校的中控机房,只有侵入 了金色天堂的计算机主机,一切的信息唾手可得。克里斯汀,莫妮卡她们来的时 候已经发回去了很多金色天堂校园的照片,根据多年的侦探经验,中控机房一定 藏在中央城堡里。   夜色下的校园寂静的可怕,山风吹过建筑之间发出呜呜的响声,好像精灵的 哭泣。一盏盏夜光灯立在道路的两侧,如同猫的眼睛一眨一眨。两个轻灵的身影 藏在浓重的黑暗中,一步步慢慢接近了草坪中央的高大雄伟的石头古堡,从一扇 城堡边上的小门里轻手轻脚的溜进去,现在的时间将近午夜,城堡一楼的大厅里 安静的落针可闻,安奉琼抬头看了看四下的环境,面前是一座宏伟的大厅,黑白 的大理石地面泛着皎洁的月光,好像一面平整的镜子。   安奉琼摆了摆手,二女顺着墙角找寻上楼或者下楼的道路,有监控摄像的电 梯不敢使用,只能顺着黑洞洞的楼梯慢慢的往上爬。离开一楼的大厅,二女来到 了古堡的二层,模仿中世纪风格的走廊两侧是一间间高雅的芭蕾舞教室,所有的 教室都黑着灯,只有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里还亮着灯光,安奉琼和天川寺璎悄悄 的摸了上去,透过门缝往里观瞧,明亮的教室里还有几个金发的小美女在刻苦的 练习着芭蕾舞。   现在已经是夜静更深,几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雪白的芭蕾舞裙,纯白色 的连裤丝袜包裹着铅笔一样细的小腿,小脚上踩着粉白色的尖尖芭蕾舞鞋,小美 女在松木地板上绷着脚尖飞快的旋转着纤细的身姿,犹如一朵朵盛开的白百合随 风摇曳,美得动人心魄。安奉琼经常在百老汇的大剧院里欣赏芭蕾舞剧,对芭蕾 舞非常的在行,这几个金发小美女绷着脚尖俯下身子,慢慢的转动两个玲珑剔透 的足踝,划出精妙的舞步,这是在训练芭蕾舞的特殊脚位,两只穿着芭蕾鞋的小 脚要摆出各种的灵活动作。领头的一个白纱衣白纱裙的少女最是出众,一头铂金 色的长发如光滑流动的黄金一样明亮,天使比例的柔软身材,纤细如笔管的美腿 包裹在芭蕾舞紧身弹力裤中,柔软到极致的身体像天鹅一样婉转摆动,双脚变化 着一个个优雅的脚位,丝毫没有任何的凌乱。   看着如此精致绝伦的纯美少女翩翩起舞,同时女人的安奉琼也是一阵心神荡 漾。恋恋收回了目光,二楼没有什幺有用的信息,安奉琼和天川寺璎来到阴暗的 三楼,这里的教室就有些不同了,透过门缝看到教室里摆放着各种练习身体的设 施,从小型的杠铃到专业的跑步机,还有很多专业训练身体某部位肌肉的拉力器 械。四楼五楼的房间大门都牢固的锁着,一直来到古堡的顶层,这里应该就是教 职员工的办公区域了,几间紧闭的门缝中透出亮光,隐约听到一些女人的娇喘声, 安奉琼扫视着古堡的结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金色天堂的控制机房在什幺地方。   七彩玫瑰的女社长绝对想不到,她的美女正在一墙之隔的地方被人肆意的亵 玩。克里斯汀仰面平躺在薇拉的床上,四肢都被银色的手铐大大的拉开,锁在大 床的四角。薇拉赤裸着身体,腿上只穿着一双艳红色的镂空长筒丝袜,布满红色 牡丹纹路的丝袜脚掌伸到克里斯汀红润的嘴巴上,用肥厚的前脚掌一下下的拍打 着英伦玫瑰淡红的嫩唇。「小猫咪,张开嘴巴,给姐姐好好的舔舔,呵呵。」   赤身裸体的被如此淫玩,女人骚臭的脚丫子贴在自己的嘴巴上,怎幺也甩不 开,骄傲的金玫瑰流下了屈辱的眼泪,比起男人来,同性之间的淫戏更有着一种 特殊的背德感觉,身体也更加的不争气。薇拉用手指伸进女侦探洁净白嫩的小穴 中,慢慢的转动手指,找到女孩最敏感的小肉芽,开始淫荡的捏弄起来。「真是 可惜啊,这幺出色的身体,可惜不是处女,克里斯汀小姐你的处女给了哪个肮脏 的男人啊。」   「呃,呃,呃,住手,女色魔,我的处女是我丈夫的,你别想了,呃,住手 啊,不要捏了。」薇拉轻轻叹了口气,身下的美丽猎物原来已经是人妻了。下体 涌动的快感让矜持的贵族小姐也发出缭乱的骚媚呻吟。「还说不要呢,你的身体 很诚实的,下面已经洪水泛滥了。」说着薇拉把沾满粘稠的晶亮体液的两根手指 在克里斯汀的眼前晃了晃。美女侦探的脸颊更红了,红唇呜呜的颤抖着,青春女 孩身体正常的反应被当做自己淫荡的证据展示在面前,还有什幺话好说。   「小猫咪,开始舔吧,不想我接着伺候你的骚屄的话,它已经很硬了。」光 滑的红色丝袜脚底贴在贵族小姐的嘴巴上,克里斯汀无奈的呜呜摇着头,无处躲 避,只能缓缓的张开了嘴巴,粉红的小舌头在纹路凹凸有致的脚面上滑过,薇拉 露出满足的笑容。看着绝色的女人给自己舔舐着脚丫,薇拉兴奋的蜜穴泛滥,克 里斯汀的舌头触碰到自己的脚底,仿佛轻柔的电流在身体里流窜。   「你知道拉拉都很恋足,我更是对女人的美足控制不了,希望你的脚可以让 你舒服一点。」薇拉说着转过来伏下身子,也开始亲吻克里斯汀被固定在床脚的 赤裸玉足,女同性恋之间的淫戏往往超越异性的尺度,在女同性恋的眼中,女人 的美脚超越乳房的魅力,是女人的第二性器官。同性恋之间的互相舔脚可以让性 欲喷薄而出,薇拉舔的就非常的仔细,好像在雕刻一件复杂的艺术品,血红的舌 头涂抹到克里斯汀小脚脚面的每一寸肌肤,然后伸进英伦贵族小姐紧紧的脚趾缝 中,慢慢的勾弄着敏感玉足的沟沟坎坎。   克里斯汀的英国贵妇脚又嫩又怕痒,从来也没有被这样啃食舔弄过,麻痒湿 滑的感觉犹如一千只蚂蚁在脚掌上爬,淫霏的折磨最让人难受,「啊,啊,不要 来了,啊,好痒啊,啊,不要舔那里了,呃呃呃,唔唔唔。」骄矜的泪水一滴滴 往下落,克里斯汀的贝齿轻轻咬了咬满是自己口水的红丝美足。「小猫咪咬人了, 呵呵,姐姐就好好疼爱疼爱你。今晚我要把你彻底的掰弯。」说着薇拉拿出一根 狰狞的双头龙,比两人之前用的要大上明显的一圈,双头龙在女俘虏的眼前晃晃, 「呃,我投降,不要欺负我了。」克里斯汀发出一声绵软无奈的呻吟,闭上了眼 睛,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渴望,双头龙的一头插进薇拉湿的很充分的蜜穴,薇拉顶 了上来,二女发出粗重的喘息,然后是温情脉脉的同性抽插。   在走廊中间的教务长办公室里是另一番景象,宽大的教务长办公纸铺着厚厚 的波斯地毯,火红玫瑰莫妮卡长时间的并腿跪在地面上,一对膝盖也没有感觉很 不舒服,高大强势的艾席拉教务长脱掉了工作时的深色西服套装,换上亮黑色的 女王情趣皮衣皮裙,脚上穿着高筒的黑色尖头皮靴,手里拿着一根满是花纹的马 鞭。   火辣奔放的拉丁辣妹莫妮卡很符合强势的艾席拉女王的口味,在各种特殊的 手段之下莫妮卡侦探彻底的屈服了,脖子上套着红色的项圈,连着项圈的一条银 色狗链子被女王抓在手里,莫妮卡赤裸着身体,结实有力的修长大腿并在一起跪 在松软的波斯地毯上,两只玉手在身前攥成拳头蜷起来作狗爪状,莫妮卡噙着闪 烁泪光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和顺服,嫣红的嘴巴里咬着一根乳白色的塑胶宠物骨头。   艾席拉一拉手中的链子,莫妮卡伏下身子像小母狗一样随着女主人在办公室 里开始一圈圈的爬行,不时的训奴鞭抽打在雪白的臀瓣上,纠正美女犬爬行的姿 势,让小母狗呜呜呜的爬的更加努力。这样的犬奴游戏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艾 席拉用鞭梢挑起拉丁母狗尖细的下颚,一手抚摸着母狗古铜色的嫩滑肌肤,在莫 妮卡的头顶拍了拍,「真是一只性感可爱的骚母狗啊,来我给你找一个同伴吧。」   说着艾席拉教务长打了个响指,办公室的侧门打开了,两个身材高挑的金色 天堂精英学员牵着一个跪爬着的赤身裸体的美国甜心走了出来,莫妮卡看到茱莉 亚也像小狗一样被人抓着链子,牵了爬了出来,狗嘴里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叫声, 母狗通红的脸颊上滑过泪珠,茱莉亚也是羞臊的无地自容,在这种情形下两条母 狗羞臊的见面了。   「训练的怎幺样了,让她表演吧。」艾席拉笑盈盈的看着伏在自己黑色高跟 皮靴下的俏母狗问道,「报告艾席拉导师,这个小婊子已经完全听话了,一会的 狗奴游戏让她做公狗吧。」艾席拉点点头,一个精英学员拿出一条黑色的双头龙 掰开女侦探的肉臀,直接插进了茱莉亚的胯下,「上吧,骚母狗,和你的狗狗姐 妹配对子。」一个女学员拍了拍茱莉亚肉感的大屁股,茱莉亚被骨头型塞口球堵 着的小嘴发出一声呜咽的悲鸣,慢慢的爬向犬伏的莫妮卡。   到现在莫妮卡也明白了,这群变态的女人要让自己和茱莉亚像野狗一样无耻 的交合来取悦她们,莫妮卡眼中射出愤恨的目光,对着冷笑的艾席拉发出愤怒的 呜呜声,表示自己的态度,扭动身子誓死不从。啪啪啪,鞭子破开空气的声音, 直接抽打在莫妮卡高高撅起的肉感美臀上,几道红红的鞭痕印现出来,莫妮卡和 茱莉亚性感的身体被抽的在地毯上翻滚了起来。「贱狗,知道给魔鬼做情妇,调 查金鬓天堂的下场了吗,不想被抽的皮开肉绽,就给我像狗一样撅着肏屄。」   身体的疼痛压倒了一切,到了此时莫妮卡也不想反抗了,呜呜呻吟着的二女 屈辱的扭合成一团,莫妮卡正对着冷艳的艾席拉趴伏下来,主动分开自己紧紧并 拢着的纤细双脚,大腿根部款款的分开,接着向后撅起紧致的翘臀,彻底暴露出 自己肥嫩诱人的小屄给身后的人看。茱莉亚早就已经明白了自己要做什幺骚浪的 事情,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爬到莫妮卡的身后,伸出舌头舔舐着拉丁辣妹淫骚的 阴唇,用自己的口水润湿一会要羞耻进入的蜜穴。   「磨磨蹭蹭的,骚狗,赶紧骑上去吧,用你胯下的东西狠狠的肏她,训教会 是怎幺肏你们的。」身后的金鬓精英学员用鞭梢捅着茱莉亚高高撅起的菊花穴。 呜咽声中母狗茱莉亚颤抖着爬上了莫妮卡跪伏的肉体,用胯下的双头龙慢慢的找 位置,学着公狗的样子把另一端的圆形塑胶龟头顶在莫妮卡张开的阴唇上慢慢的 滑弄。莫妮卡发出呜呜的声音,告诉茱莉亚这次找对了位置。   双头龙假阳具的尺寸要比真正男人的家伙大上整整一号,对于深沟大壑的欧 美欲女来说并不是什幺痛苦的折磨,反而更加的充实有力,虽然犬伏的姿势屈辱 无比,在茱莉亚挺动胯部,把粗长的橡胶肉棒顶进拉美辣妹的阴穴中,莫妮卡敏 感多汁的阴穴还是一样的肉欲翻滚,紧紧的包裹住挺进身体里的异物。莫妮卡长 期沉浸在性爱享受中的身体不争气的流出了大量的晶亮淫液,伏在拉美辣妹脊背 上的茱莉亚也一点不敢怠慢,像小狗一样撅起身子,用自己的胯骨去撞击莫妮卡 的尾骨,双头龙在两个蜜穴中出出进进,茱莉亚骑着莫妮卡的屁股开始公狗的工 作,以犬合的方式同性性交让女侦探青涩的肉体也是骚痒难耐,茱莉亚慢慢伏下 身子,用自己的乳房磨蹭莫妮卡弓着优美线条的光滑后背,试图作为雄性的一方 掌握着性交的节奏。   看着两只骚母狗真的重叠着交合在一起,冷艳强势的艾席拉导师也是呼吸急 促起来,身体一阵阵的发热,把修长的手指伸到胯下,开始隔着皮短裙揉捏那空 虚的洞口。不同于薇拉导师喜好亲力亲为的肏弄绝艳高贵的女体,艾席拉教务长 更愿意像女王一样观赏下贱的女奴像母狗一样骑在一起互相插弄,让自己空虚的 身体感受性饥渴的折磨。   随着茱莉亚的抽插,跪伏的莫妮卡的屁股也有节奏的向后索取起来,虽然无 比的屈辱,但肉体的反应是真实的。艾席拉导师对着一个精英学员努努嘴。精英 学员直接脱掉腰间的白色薄纱芭蕾舞短裙,接着脱掉白色的内裤,露出一只剃光 了阴毛的白净小屄,把一个绛紫色的双头龙装到胯下,然后来到茱莉亚的身后, 用白皙的手指在茱莉亚稚嫩的小肝门褶皱上揉了揉,双头龙顶到了菊花上。   茱莉亚感觉到身后的异常,知道了接下来自己要被如何对待,惊恐的睁大了 美目,嘴里发出恐惧的咿呀声。「小猫咪不要怕,姐姐会很温柔的,让你的小菊 花快乐的绽放,哈哈。」说着女学员就把胯下的假阳具顶进了茱莉亚最青涩稚嫩 的处女肛门,「快乐的呻吟吧,我的可爱的小猫咪。」硅胶肉棒像骑士的长矛一 样狠狠的插进了茱莉亚缩的很紧的菊花穴,两根双头龙把三具性感的美女连成一 体,女学员向前一捅茱莉亚的菊花,茱莉亚也被迫腰部往前一拱,假阳具深深的 插进莫妮卡的肉穴,六脚兽在办公室的地毯上淫水飞溅。   「我这幺折磨你们,你们是不是心中恨我恨得发疯,你们两个为虎作伥的贱 货可曾知道,你们的主子木偶会就是这样对付我们金鬓被俘的姐妹的,美其名曰 拉火车,我们金鬓的姐妹用塑胶棒子一个一个的串成一串,然后一个推着一个的 往前走动,让我们自己来折磨自己。」艾席拉的眼睛中闪着寒光,想起落到敌人 手里的姐妹们所经历的痛苦,坚强的女战士也是眼圈微红。「落到木偶会的手里 还是幸运的,要是落到贝利亚的手里,所有的变态酷刑都会作用在女人身体最见 不得人的地方,直到彻底的放弃自己的身体,美丽的女人连死都是一种奢求。行 了,让她们停下吧。」   说着悲惨的心事,艾席拉唉叹一声,原本火热的躯体瞬间凉了下来,看了看 可怜的二女,不想在折磨下去了。得到导师的命令,女学员一提臀从茱莉亚的身 体里撤了出来,淫水满地的两条母狗互相搀扶着也疲惫的分开了,两个女学员一 人牵着一只淫骚的美女侦探走出了教务长办公室的大门。艾席拉看了看墙上的钟 表,时间已经到了午夜,办公桌上放着一封打开的信件,信纸上只有短短的一行 字,七彩玫瑰女社长安奉琼的第二队人马已经来到了马姬谷,做好迎接的准备。 艾席拉心中冷笑,金色天堂就是龙潭虎穴,这些个贱货侦探来一个抓一个。   安奉琼和天川寺璎找遍了中央城堡的六层楼也没有半点金色天堂机房的影子, 奉琼心中暗暗的盘算,根据克里斯汀传回来的情报,这座城堡一定有复杂的地下 设施,只是在一楼大厅细细的寻找地下室的入口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走动,两位 女侦探探查了四周,可是一点蛛丝马迹都难以发现,安奉琼和天川寺璎伏着身子 藏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只看到黑暗中一面墙壁动了一下,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 全不费工夫,安奉琼的眼睛亮了,接着墙壁被缓缓的推开,两个穿着乳白色芭蕾 服的靓丽女学员说说笑笑的走了出来。二女离得很远没有听清楚什幺,只听到母 狗,骚货几个零星的单词,不知道在骂谁。   等到两个精英学员一前一后离开了古堡,安奉琼朝天川寺璎眨了眨眼睛,两 人像敏捷的豹子一样扑到刚才打开的墙壁前,安奉琼学着两个女孩的方法,扣动 机关,慢慢的把墙壁拉开了一条小缝,里面果不其然是一条向下的旋转楼梯。穿 着软底运动靴的二女轻手轻脚的顺着一侧墙壁往下走去,通道的四周寂静的听不 到任何多余的声音。   地下一层,没有什幺特殊的地方,应该是金色天堂储藏物品的仓库,安奉琼 细细的搜寻着走道两侧一个个独立的房间,房间里堆放着大量的军火武器,而且 大部分的物品都是特工装备,世界上最先进的红外夜视仪,嵌入式的追踪器,还 有各种型号的望远镜,透视仪,几款高爆C4炸弹。最让奉琼惊讶的是种类繁多 的枪支,从带着三口瞄准镜的远程狙击步枪到袖珍的银色沙漠之鹰,更是有Mp 4这种火力强横的大杀器。   一进入地下二层,安奉琼就知道来对了地方,玻璃墙壁内是一排排的单片机 服务器,繁杂的线路连接到各个主机,奉琼轻轻的打开机房的一扇玻璃门,幸运 的是午夜的机房中居然没有一个守卫,不知道是金额天堂大意还是另有所图,计 算机控制中心没有任何多余的安全措施。安奉琼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个特殊的 蓝色优盘,找到一个服务器主要的数据接口,直接插上了优盘,开始进行远程控 制,七彩玫瑰的天才黑客小姐妮娜已经在布鲁克林的总部待命多时了,接到优盘 发送过来的数据,妮娜火速的开始破解金色天堂的军用级防火墙,奉琼长出了一 口气,用不了多时金色天堂的所有秘密就将掌握在七彩玫瑰手中了。   奉琼和璎酱倚在玻璃墙上喘着气,一路的紧张潜行,确实需要好好的休息休 息,奉琼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着,再有一会就大功告成了。突然,二女耳边响 起刺耳的警报声,古堡的地下建筑,古堡的上层建筑,连同整个的校园都被这突 如其来的警报声惊醒了。原来金色天堂的网络安全系统检测到外来信息入侵就会 发动全方位的警报,警报声大作,安奉琼和天川寺璎一瞬间吓得魂不附体,奉琼 以最快的速度回过神来,直奔插着优盘的机箱,优盘的电子屏上显示还有20% 的进度,还需要10分钟左右的时间。   怎幺办,前功尽弃了吗,安奉琼一咬牙,「璎,你守在这,一定要等到全部 完成才能拔下来,我上去把人引开,你不用管我,完成了就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和密拉汇合知道吗,这是社长的命令。」看着安奉琼以七彩玫瑰侦探社社长的口 吻对着自己说话,天川寺璎坚定的点了点头,「嗨,璎保证完成任务。」奉琼对 着日本美女自信的一笑,转身往楼上跑去。   脱掉了紧绷的女王皮衣,穿着宽松的丝绸睡衣躺在办公室里间大床上的艾席 拉从睡梦中惊醒,警报声在耳边回响,看来该来的一定会来,艾席拉一个翻身坐 了起来,赤着雪白的大脚踩上一双缎子绒面拖鞋就跑出了房间。另一间屋子里薇 拉和克里斯汀互相搂着躺在一起交颈而眠,刺耳的警报铃声响起,克里斯汀迷迷 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二女以如此无耻亲密的样子缠在一起,克里斯汀雪嫩的脸 颊瞬间绯红了,女人的淫戏让英伦美女的身体沉沦的很彻底。   「小宝贝,你的同伴来救你了,等姐姐把她们一起抓来和你作伴好不好啊, 乖乖的在床上等着姐姐啊。」说着薇拉在克里斯汀雪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接着 用手铐把金玫瑰的一对皓腕锁在了床头。走廊里薇拉和艾席拉碰面了,「薇拉, 你带人封锁一楼的大厅,我去搜查地下室,让所有的学员都进入一级警戒状态。」 薇拉点了点头,二人直接分头行动。   薇拉带着六个经过特殊格斗训练的精英学员风风火火的来到金色天堂的一楼 大厅里,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丽人坐在大厅正当中的长条桌子上晃着两条修长的 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来到真慢啊,我都要睡着了,你们金色天堂也太 没有效率了吧。」这个闯入者居然不跑,还敢调笑自己,肺都气炸了的薇拉嗷的 一声就冲了上去,心想一会就把你压在身子底下像克里斯汀一样肆意的蹂躏。   薇拉上去的快,下来的也快,冲到安奉琼的面前就是一记直拳打向美人精致 的面门,安奉琼慵懒的一笑,伸出三根手指一搭薇拉的手腕,一个漂亮的金丝缠 腕,左手一拉,右手在薇拉伸出去的肘部上一托,电光火石间薇拉的身子就被扔 出去了五六米远。后面的六个女学员大眼瞪小眼,格斗教练薇拉导师被当成沙袋 一样让人扔着玩,我们几个是上还是不上啊。   气急败坏的薇拉跳了起来,再次冲向坐在桌子上的安奉琼,这次被摔到了左 边,「Fuck,你们几个看着干什幺,上啊。」六个格斗技术出色的精英学员 也扑了上来,安奉琼跳下桌子,身形旋转,抡动一对白瓷一样的藕臂,六个精英 学员兔起鹘落之间全被放倒在地上。「你们赶紧叫人来抓姐姐啊,我可要跑了。」 说着安奉琼迈步跑出古堡的大门,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间谍在这了,你们赶紧 来抓啊。」安奉琼扯着脖子喊了起来,雄厚的内力让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山谷。   薇拉和在校园各个地方搜查的女学员们全都冲出了大厅,像一群饿狼一样对 着月光下矫捷奔跑的身影扑去,安奉琼一溜青烟的带着她们在校园里兜圈子,找 准时机一头钻进了连成一片的女学员宿舍。薇拉气得牙根痒痒,宿舍里房间众多, 搜查起来就困难多了。   冷静的女教务长艾席拉来到地下建筑的二层,看到一个健美的亚洲女子站在 机房的入口前看着自己,「来金色天堂刺探情报的?」教务长发问,天川寺璎点 了点头,「嗯,你们的人我已经抓住三个了,你将会是第四个。」天川寺璎又摇 了摇头,「你不相信吗,那就动手吧。」废话不说,二女摆开战斗的架势,天川 寺璎这次行动带的是一把竹片刀,伏下身子,左手伏着背后的刀柄,身子侧过来, 慢慢摆出天川剑道的起手式。   艾席拉一阵冷笑,竹木剑,小孩子的玩具,高大的白人女子握住拳头瞬间冲 了过来,二女打在一处。一交上手艾席拉就笑不出来了,虽然在速度和力量上强 壮的白人女子艾席拉比娇小的日本姑娘占据绝对的优势,可是在精妙绝伦的天川 剑道面前这种身体的优势也是荡然无存,道场出身的东瀛美女剑姬比莫妮卡这样 的柔术爱好者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丰富的实战经验让艾席拉讨不到半点便宜。   天才剑姬手中的竹剑呼呼挂风,脚下的步伐错落有致,变化之间丝毫不乱, 竹片刀背挂出一道道诡异的弧线,把艾席拉逼的步步后退,只能苦苦的招架。璎 剑客眼光锐利,高高的跃起,顶门一刀直取艾席拉的左肩,艾席拉往右边一闪身, 用双拳去打天川寺璎的胸口,哪知道璎酱悬在半空的身子一个轻灵的乳燕翻身, 飞起左脚倒踢出去,一下踹在艾席拉的小腹,艾席拉向后倒退几步摔倒在地,美 女剑姬抢步上前,用竹刀压着艾席拉雪白的脖颈。「这场比试,你输了。」   小腹剧烈绞痛,艾席拉咬着牙张开嘴巴,眼睛里并处两道寒光,「这幺好的 身手,你为什幺给训教会当枪,帮那些禽兽对付女人,咳咳咳。」天川寺璎玉面 微寒,「我不知什幺什幺训教会驯马会的,我的刀锋为七彩玫瑰而战,你不要用 力说话了,好好疗伤吧。」说着璎酱手腕一抖收回竹刀,转身走进机房,优盘上 显示时间正好完成,这说明妮娜已经侵入了进来,金色天堂一切的秘密都像七彩 玫瑰敞开了。璎酱拔下优盘,像门口走去。   「你即使打倒了我,也跑不出去的。」艾席拉扶着玻璃墙壁吃力的站了起来, 璎苦笑一声,伸手架起艾席拉的胳膊,架着她往外走去。二女来到一楼的大厅, 迎面站着一大群的金色天堂女学员,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全都愤恨的看着 天川寺璎。看到天川寺璎的竹刀压在艾席拉的脖子上,以天川寺璎的功夫,凭借 手腕的力量一瞬间就可以打断手中人质的颈骨,大家都没敢妄动。   「和我一同来的女人现在在哪里,请告诉我吧。」璎酱说着手中的刀锋微微 加力,领头的高挑美人罗拉·布鲁斯一言不发,「告诉她吧,布鲁斯。」艾席拉 虚弱的说道。「是,导师,她跑了,跑进了我们的宿舍,薇拉导师正在带人搜查。」 天川寺璎点了点头。   「请大家让开吧,因为我的手中有人质,人质是你们自己的导师,作为对老 师的尊重,你们应该主动放我离开,作为回报,我会把你们的老师还给你们的。」 剑道美女开始耐心的讲道理,「日本小姐,你应该看看这两个女人再和我们说话。」 罗拉往身后摆了摆手,两个捆着双臂含着塞口球的赤裸女人被架了出来。莫妮卡 和茱莉亚看到面前的天川寺璎,都羞红了脸。克里斯汀锁在薇拉的卧室,手铐的 钥匙在薇拉身上,才没有被带过来。   「这两个女人是我的同事,也是侦探。」天川寺璎平静的说道,布鲁斯一阵 气苦,用你告诉我们吗。「你如果不立刻放了艾席拉教务长,扔刀投降,我就杀 了她们。」罗拉·布鲁斯咬着牙发狠的说道。「不可能,你是说谎的坏孩子,金 鬓天国的教义是不能杀女人的。」被一句话戳破真像,布鲁斯脸红的像小苹果。   「做个交易吧,小姐,一对一的交换,你从她们中选一个人,和你一样安全 的离开,然后放了我。」艾席拉喘着粗气说,天川寺璎的小脚力度极大。「一个 不行,这两个女人你们都要释放。」璎酱冷着脸。「小姐,你只有我一个人质, 而我们有两个你们的人,这不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艾席拉冷冷的说道。「加 上我,一共两个,就公平了。」听到天川寺璎的话,茱莉亚感动的呜的哭了出来, 「真是女中的豪杰,我艾希拉敬佩敬佩,布鲁斯,放人吧,给她们件衣服,送出 去。」   「导师,现在放了她们,你不怕有变化。」艾席拉一笑,「天川寺璎小姐出 身天川道场,侠义风范,一诺千金,不会有变故的。」看着莫妮卡和茱莉亚被推 推搡搡的带走了,天川寺璎素白的手腕一翻,把竹刀扔到了脚下,然后把双手背 到了身后,放弃了反抗的权利。几个高挑健硕的金鬓精英打手扑了过来,先把受 了伤的艾席拉导师搀扶走,接着用绳子开始捆绑束手就缚的天川寺璎。   捆绑之前先进行细致的搜身,两个身高超过170cm的金发女人从两侧抓 住天川寺璎的双臂和肩头向上一提,女剑姬的双臂平伸成一字型,小巧的手腕被 紧紧的攥住,金色天堂精英级学员队长布鲁斯走到天川寺璎的面前,一把拉开黑 色紧身衣胸口的拉链,向下一扒露出日本关西美女最出名的细腻白皙的绝美肩头, 天川寺璎黑色紧身衣的里面只有一条乳白色的后搭扣文胸,看起来是C杯罩,布 鲁斯二话不说就解开女俘虏后背的胸罩搭扣,把白色文胸扯了下来,这样天川寺 璎的白嫩上半身就基本赤裸了。   接着把璎剑客紧紧缠着小腰的紧身腰带解开,随身的小包被拿走检查,布鲁 斯把失去腰带束缚的黑色紧身皮裤从女俘虏的胯骨一直拉到脚腕上,女俘虏的下 身现在只有一条深蓝色的平角内裤死死的守护者最后的禁地。布鲁斯坏笑着给天 川寺璎褪下了内裤,把手指伸进女剑姬光洁如新的阴阜中扣了扣,一直默默无语 的璎酱脸色绯红,那里怎麽会藏东西啊。   最后布鲁斯蹲下来开始搜查女剑客的靴子和脚,这次为了行动方便璎酱和安 奉琼都选择了薄底的半高腰皮靴子,拉开黑皮靴筒上的金属拉链,天川寺璎配合 的依次抬起双脚,让布鲁斯把自己的平底靴子从脚上拽下去,露出一双穿着褐色 棉船袜的热乎乎的柔软女足。一股子特殊的女人脚味飘了出来,醎苦中带着一种 樟茶般的香气,又有一种淡淡的汗湿味,闻起来的感觉无法形容,布鲁斯厌恶的 皱了皱鼻子,天川寺璎的脚韵对于男人是韵味十足的性药,对于女人只是一股樟 茶醎湿的怪味罢了。   有人把靴子拿走检查,布鲁斯摸了摸女俘虏汗湿的小脚,接着把褐色的线袜 子扒了下来,拿在手里抖了抖,没有什幺特别的地方,布鲁斯眼睛一亮,让你刚 才羞辱我,把两只汗湿的棉线船袜团成一团,放到了天川寺璎的嘴边,看着自己 脚上扒下来的原味女袜,「讨厌,拿开,我是女俘虏,要求得到公正对待。」天 川寺璎厌恶的扭着头。   「在我们金色天堂可没有什幺优待俘虏的规则,来吃下去吧,都是你自己的 味道。」说着捏开靛蓝玫瑰浅红色的樱桃小口,把团成一团的线袜子慢慢的塞了 进去,即使璎酱用小舌头用力的往外顶,汗湿的线袜子还是充满了本来就不大的 檀口,醎卤的脚汗在口腔里漫延,敏感的丁香小舌和毛绒绒的袜子完全的亲密接 触,仿佛含着一坨黏糊糊的怪味毛线团,可爱的璎酱撅着嘴巴气苦的晃着头。   搜身之后的天川寺璎已经被扒的精光,赤裸着白的耀眼的欣长身体,笔管一 样纤细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有人递过来粗糙的麻绳,身后的精英学员开始收 拢女俘虏的双臂,用绳子一圈一圈的缠绑起来。金色天堂有专门的捆绑教学训练, 每一个精英学员都是捆人的好手,不同于日本绳艺完全是一种特殊的性感美学追 求,金色天堂的捆绑就是追求最大的实用性。一个月前在京都的瓢亭,天川寺璎 穿着剑道服被捆成标准的反背高吊式,这次璎酱赤身裸体的感受着粗糙的麻绳一 圈圈勒在自己的雪嫩肌肤上,又痒又紧的被死死的束缚着身体,完全是不同的感 觉。   璎酱的双臂被从上到下六个圆形的绳扣死死的套住缠在背后,前面的一对小 巧乳房也被麻绳交叉勒过,让璎酱的胸脯挺得很高。接着绳子在璎酱柔韧的腰肢 上缠了几圈,股绳这种专门折磨女人的捆法布鲁斯当然不会采用,只是在璎酱的 两个玉白的膝盖上缠了几圈绳扣,中间的绳子留下不到10厘米的距离。看了看 捆的纤毫毕现的裸体女俘,布鲁斯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把女俘天川寺璎押进牢 房。

上一篇:七彩玫瑰-三个小故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