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

【七彩玫瑰-天堂梦魇】(3)

2019-09-01 08:39:07

作者:shenhou2 2016年4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统计:9645 *********************************************************** *********************************************************** 第二天的清晨,留守七彩玫瑰侦探社的韦雪侦探才发现克里斯汀三女失去了 联系,电话打不通,信息也没有回信,GPS定位不了,一定是出事了。韦雪赶 快通知了安奉琼的第二组人马,奉琼听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非常的慌张。「她们 三个是不是又擅自行动了,从昨天晚上她们发回来的情况看金色天堂问题并不是 很大吗,情况也比较清楚的,怎幺突然间三个大活人就消失不见了。」天川寺璎 托着香腮分析着。「莫妮卡,总是不听指挥,乱冲乱打,珍珠岛就是这样,这次 不知道又把克里斯汀和茱莉亚拐到哪去了,又不多分她钱。克里斯汀也是,怎幺 和她一起乱来呢。」安奉琼没好气的说。「琼,这次不一样,可能真的有什幺变 故,在这样偏僻的山村小镇,什幺事情都会发生的,我们并不了解我们的对手金 鬓天国不是吗?」坐在安奉琼身边的拉文·密拉拢了拢耳边的青丝,沉静的说道。   安奉琼三女星夜兼程,火速来到克里斯汀她们下榻的小旅馆,和前台的人员 询问一番,他们也不知道这三个人何时走的,房间里的行李都带走了,房费早就 结算完了。安奉琼坐在沙发上思索,一头雾水,不像是被劫持了啊,可是如果行 动的话一定会通知总部的吗,问题不是想的这麽简单,行李也一件不剩的拿走了, 不符合一般行动的逻辑。「密拉你留在旅店接应,晚上我和璎要夜探金色天堂, 是神是鬼就清楚了。」   然后安奉琼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拨通了斯隆先生的号码,「斯隆先生,我是安 奉琼,我们已经到了马姬谷了,今天晚上我们要潜入金色天堂,如果我们侵入机 房的中控系统,七彩玫瑰的电脑天才妮娜就可以破解她们的整体防御体系,这样 金色天堂就大白于天下了,你们做好准备吧。」斯隆先生在电话的另一端语气严 肃的说:「安社长,没有问题,你们一定要注意个人的安全,这群金鬓的婊子心 狠手辣,什幺事都做得出来,你们做完任务一定要赶快撤离,后面的事情就是我 们的问题了。」   「斯隆先生,有一个突发情况,我的三个侦探失踪了,可能落在金鬓天堂手 里了,您能否注意一下这三个人。」安奉琼用请求的语气说道。「嗯,我会的, 希望她们没事,金鬓婊子不会杀女人,女人如果落在金鬓的手里一般没有生命危 险,一些苦头肯定要吃的,安社长你要快些行动,希望一切顺利。」   欧洲,罗马郊外的一处天主教堂,斯隆先生放下电话,转身推开身后的橡木 门,奢华的会议厅里已经有五个人在等着他了。「抱歉,一个重要的电话,七彩 玫瑰已经行动了,而我们也要开始了。」精致的小型会议厅里只有六个人,就是 这六个人掌控着庞大的训教会骑士团。根据传统,训教会骑士团的所有决策都出 自至高六人会议,六人会议由六名训教会骑士团的大骑士组成。   圆形的大理石会议桌,正中的位置坐着一位脖子上挂着金色十字架,穿着暗 红色向着金边主教服的慈祥老人,红衣主教加里维,现任训教会骑士团团长,训 教会的首领,六人会议的组织者和召集人。加里维主教的左边是马尔科,训教会 高层性爱聚会和女奴交易的负责人。在欧洲,马尔科的名下有很多的城堡,每个 月在一座城堡里举行训教会的高级性奴聚会,招待世界各地的权势贵族,每年的 九月在摩洛哥的蒙特卡洛赌场的贵宾厅里马尔科大人都要主持训教会每年一度的 女奴拍卖。   马尔科的旁边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商人,六人中的实力派,杜林·洛克 菲勒先生,训教会名下两大财团的实际掌控者,训教会庞大资产的首席运营官, 杜林被称为训教会的钱袋子,控制的两大财团是训教会可以在全世界呼风唤雨的 依靠。主教加里维老人的右边是一位谁都不愿招惹的存在,臭名昭着的贝利亚大 骑士,训教会安全与情报部门的主管,掌控着训教会庞大的黑暗力量,以手段残 忍变态而让人不寒而栗。   贝利亚的旁边坐着一个很和善的英国老头,老绅士穿着一身笔挺的手工西装, 笑容满面。路特斯·诺威尔爵士,英国皇家册封的爵士,训教会主管人事和新成 员训练的大骑士,向慈父一样关照训教会的新人。六人议会的最后一位就是斯隆 先生,木偶会的首领,木偶会属于相对独立的训教会高端女奴调教组织,有着更 强的行动力和女奴调教能力。   「最近的30年,为什幺我们对金鬓的战斗不停的失败,屡战屡败,我们的 人员一个接一个的损失,因为我们的策略失败了,安全部门只是关注一个个金鬓 婊子,杀了一个她们就能培养出10个,杀得完吗。所以木偶会这次的行动目标 直指金鬓的训练系统,要彻底的摧毁,不惜代价,行动的代号就是舞鞋。」斯隆 加重了语气,坚定地看着其他五个同事。   贝利亚阴狠的冷笑起来,斯隆的话针对自己,贝利亚负责安全,安全部门对 付金鬓不利就是骂自己无能。「依靠什幺,你找的那几个女侦探吗,听说长的非 常漂亮,佣金是300万dollar,是你的嫖资还是行动的费用,如果失败 了,谁负责任。」杜林也插话道:「这次行动需要多大的投入,几个佣兵团就能 保证拿下马姬谷,斯隆你有把握吗?」   并不理会贝利亚的挑衅,斯隆看着杜林的眼睛,「三个佣兵团,黑蛇作为主 力,我们木偶会也要出动,毕其功于一役,必须成功,也一定成功。」斯隆坚定 地说。「你相信安奉琼那个婊子,还是她的床上功夫值300万,我在南美已经 抓到了丽芙·莫奈的尾巴,我的人要抓莫奈,这次的行动没有人。」贝利亚冷峻 的说道。斯隆脸色一沉,「贝利亚,安奉琼侦探是唯一有能力进入金色天堂的人, 只有她能突破防御体系。看不起女人,你早晚死在女人身上。」   「你说什幺!」贝利亚要站起来。「行了,这次的舞鞋行动由斯隆主持,训 教会调集三个佣兵团,贝利亚你的人就处理莫奈的问题,散会吧。」红衣主教加 里维息事宁人的结束了会议。因为团长加里维主教相对比较的弱势,六个大骑士 的明争暗斗已经白热化了。   山中的早晨总是来得更加轻快,更加宁静。晨光均匀的洒满金色天堂校园的 每一个角落,青草和泥土的香味飘散在薄薄的晨雾中。城堡顶楼悠扬的钟声响起, 像一粒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一下子打破清晨的宁静。新的一天开始了,金色天 堂中央城堡左边是女学员的宿舍区,都是古典欧式风格的三层小楼,墙壁上绘着 美丽的浮雕。新的一天开始了,宿舍里传来一阵阵女孩银铃般的欢声笑语,一个 个青春靓丽的金发少女三三两两的走出宿舍的大门,在中央城堡前面的草坪上列 队集合,进行早点名的活动。   金色天堂女子芭蕾舞学校作为金鬓天国新鲜血液的训练营,芭蕾舞学校的女 学生们分别穿着三种不同颜色的紧身校服,白蓝绿三种不同的颜色对应不同等级 的学生,穿着绿色紧身运动服的小女孩都是16- 18岁刚刚被金鬓天国吸收进 来的金头发女孩子,是金色天堂的初级学员,人数有50人左右。   初级学员的日常训练主要是基础知识的学习和芭蕾教学,金色天堂着重培养 女学生音乐绘画这方面的天赋。穿着蓝色服装的女孩年龄在18- 20岁之间, 是金色天堂芭蕾舞学校的中级学员,人数也大约有50人。她们主要进行枪械知 识,实战经验和战斗技巧的多方面训练,每个人的训练项目都不尽相同,金色天 堂非常注意女孩的特色培养,为了未来的战斗做准备。   队列的最前面是穿着纯白色统一制服的金发美女,这些美女要成熟的多,年 龄都在20岁往上。金色天堂的高级学员为了成为一名卓越的金鬓成员要进行各 种专业的模拟实践,从暗杀到窃取信息,各方面的专业训练完全由教务长艾席拉 亲自指导,各种的考核,完善的实习系统保证马姬谷走出的每一个女孩子都是精 英。   金色天堂芭蕾舞学校的女学生的校服很有特色,小美女们上身穿着长袖的棉 线运动体恤衫,胸前绣着十字形的图案,下身是漂亮的刚到膝盖以上的开口短裙, 雪白的小腿全都露在外面,女学员的脚上穿着不同颜色的包裹着纤细小腿的彩条 及膝袜,棉袜脚上套着统一配发的绿色胶皮底运动鞋。   金色天堂所有的美女学生都是美国女子高中生的打扮,调皮中洋溢着青春的 活力。首先教务长艾席拉发表了每日的例行讲话,着重强调了现在是多事之秋, 校园里有着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所有的学生必须在学校规定的区域活动。   接下来三个不同等级的美女学员们各自走向当天训练课程的建筑。穿着纯白 色体恤衫和蓝色短裙的精英学员们在教务长的带领下来到中央城堡的地下三层, 今天的课程是模拟审讯。一群二十出头的靓丽美少女走进阴森恐怖的地下刑讯室, 一个挨着一个的拉着手,女孩的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怕什幺,作为金鬓的力量, 你们以后行动的一个主要方向是情报的获取,主要的情况是审讯各种各样的俘虏, 有效的审讯手段可以让你们从俘虏的口中快速精确的掌握情报。」艾席拉站在审 讯室的中央侃侃而谈,开始今天的训练课程。   「要知道,审讯的主要问题是时间控制,如果有足够长的时间,总会把情报 挖掘出来,但是假设你得到了情报,情报也是正确的,可是超过了有效的时间, 那这也是没用的情报,审讯也是失败的,大家听明白了吗,所以今天我们主要训 练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俘虏的心理防线,挖掘出她所有的秘密。好谁要提问?」   前排一个身高超过170cm的苗条美少女举起了手,「布鲁斯小姐。」艾 席拉示意。「艾席拉导师,现在我们金鬓有很多的高科技药物,直接可以控制人 的大脑,比如神经催眠素,使用药物不是更直接的方法吗?」艾席拉笑着对布鲁 斯点了点头,「布鲁斯小姐,非常深刻的思考,确实,现在的科学水平,有一些 神经性的药物可以短时间内控制俘虏的大脑,让她们按照你的意愿来回答问题。 但这只是对一般的人而言,如果被审讯的俘虏不停的对自己进行催眠暗示,把假 的信息当成真的信息,用药物你反而会得到错误的信息。」   「所以审讯中的刑讯是必不可少的,现代非常有效的刑讯手段包括电刑,水 刑,鞭刑等等。传统的刑讯手段有些也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比如中世纪的铁处女, 很多人听过它的名字。当然传统的刑讯手段对于俘虏的身体破坏性会更大。今天 我们就要实践一下各种高效率的刑讯手段,要知道你们未来不仅会是刑讯的操作 者,也有可能成为被刑讯的对象,所以这方面的经验是双向的。」   艾席拉教务长的话让一屋子的青春美少女都有些不寒而栗,想到将来自己也 可能成为刑讯的对象,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薇拉把她们三个带进来吧,同学 们,这次的教具很难得啊,我想符合很多人的口味。」在世界上所有的女校中同 性恋的比例都是很高的,而且金色天堂也若有若无的鼓励这种姐妹拉拉的关系, 至少大部分的学生都进行过女同的游戏。   「呃,呃,啊。」门外响起女人苦闷娇弱的哼叫声,一条长绳子串着三具雪 白赤裸的身体走进了房间,七彩玫瑰侦探社被俘虏的三个美女侦探这次连内裤胸 罩都被扒的一件不剩,三具赤裸的身子被一条长长的麻绳依次反捆着圆润修长的 玉臂,绳子穿过女侦探两腿之间最敏感的缝隙,绳子一拉,三女娇叫一声,全都 无奈的往前走着,玫瑰们娇嫩的脚底板踩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看着让人心疼。   克里斯汀纤薄白嫩的身子在第一个,后面拴着赤裸着全身古铜色肌肤的莫妮 卡,火辣的长腿,结实浑圆,高高撅起的大屁股,展示着火辣玫瑰一个夏天晒得 很好的身体,莫妮卡乳房和胯下的皮肤不同于全身的古铜色,是一圈显眼的白色 肌肤,好像穿着特殊的三点式内衣,那是因为巴西辣妹一个夏天长时间穿着比基 尼在沙滩上晒太阳,全身晒成古铜色,只有胸罩内裤包着的地方雪白如初。不同 于克里斯汀和茱莉亚听天由命的无奈眼神,爱娃·莫妮卡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愤怒 的反抗之意,被反捆的火辣肉体不老实的扭动着。啪的一声一身黑色皮装的薇拉 手中的鞭子抽在巴西肉弹的大屁股上,「老实往前走,皮子又痒了,大骚货。」   最后被反捆着双臂的赤裸女人是七彩玫瑰的见习女侦探茱莉亚,被俘以后稍 加折磨,茱莉亚就完全的屈服了,青涩高挑的身体迈着小碎步往前走,被蹂躏的 红一块白一块的脸颊上挂着几滴晶莹委屈的泪水。一屋子的金鬓学员看到这样三 个赤裸的女俘虏被押进来,脸上露出了复杂讥讽的表情。   参加了昨晚行动的学员们知道三女的身份,「这三个女人,是训教会派到我 们这来调查的女侦探,这些贱货给训教会当狗腿子,卖骚屄,女人之中的败类, 让她们给你们做教具也是便宜她们了,同学们随便的虐她们,不用可怜。」听了 艾席拉的话,金鬓天国的青年学员们全都露出了极端鄙视的目光,看着三女赤裸 的身子厌恶无比。这是因为这些在金色天堂的女学生被不停的灌输训教会的邪恶 和女人在世界上的悲惨地位,所以对于所谓的训教会走狗当然是深恶痛绝。   虽然都是女人,可是被一群20出头的女孩子上下打量自己赤条条的裸体, 还品头论足的叽叽喳喳,克里斯汀和茱莉亚俏脸通红,心里羞臊的要死,几个高 挑丰满的女学生的眼中还露出了异样的目光,好像看着可口的食物。「艾席拉, 你这是非法拘禁,我们和什幺训教会一点关系都没有,快点放了我们,否则美国 的法律是不会放过你的。」克里斯汀羞愤的对着艾席拉喊道。「真是骚婊子,敢 做不敢当,到了这里还乱喊乱叫,把她们三个捆到刑架上去。」   一声吩咐,几个高大健壮的女学生过来帮忙,把一条绳子上拴着的美女侦探 们依次挺着身子吊到了门字型木架下,这次吊的不高,三女雪白脚丫的足尖都踩 着地。「首先我们来学习鞭刑,鞭刑的历史非常悠远,也是最简单易于掌握的刑 罚手段。鞭刑之前,刑讯官对鞭子的挑选非常重要,对付这样娇贵的婊子就要用 软一点的鞭子。」说着艾席拉从放着各种鞭子的箩筐中拿起了一根黑色的蛇皮开 叉软皮鞭,先用像蛇的芯子一样的分叉鞭梢在克里斯汀娇嫩的身上戳了戳,鞭打 之前让女俘虏感受一下皮鞭子的韧性。   「鞭刑的技巧,大家注意看,」刑讯师艾席拉转到拷问对象的身后,用鞭梢 杵着克里斯汀紧致的臀瓣,「鞭刑主要拷打女俘虏的肉臀,长腿和背部,这些地 方比较结实,一般的鞭打不会有大问题,在刑讯对象的身后鞭打,女俘虏看不到 你的出手,不知道下一鞭什幺时候到来,这也会给女俘很大的心理压力。」说着 艾席拉雪白的皓腕灵巧的一抖,鞭梢挂风,啪啪啪,连续三鞭,又快又准,连续 抽在三女挺翘的肉臀上。「呃。」三声动听的低吟从檀口中传出,淡淡的鞭痕显 现在克里斯汀如玉的雪臀上。   「鞭打的时候,用的是手腕的力量来快速挥动鞭子,记住不是用你们的手臂。 鞭子鞭梢的力量是最大的,要注意控制鞭梢抽在女俘虏的身上,老练的刑讯官靠 着手臂的伸展和脚下的站位来调节鞭打的力道,注意我的动作。」说着艾席拉再 次抖动手腕,黑皮鞭子高高扬起,划过一条漂亮的弧度迅速的连续抽在莫妮卡充 满健美棕榈色肌肉的后背上,啪!啪!啪!几声清脆的鞭声。「啊,啊,啊,住 手啊,别打了,啊,怎幺总打我啊,啊,好痛啊。」性情开放的莫妮卡胡乱的浪 叫了几声,后背火辣辣的。   「好,接下来,同学们进入实践阶段,谁想第一个上来试试,我需要一个志 愿者。」艾席拉看着一众站在拷问室一侧墙角的女学生们,看是一回事,真要亲 手拷打如此漂亮的女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当出头鸟。「罗拉·布 鲁斯小姐,我觉得你作为学习代表,应该第一个上来。」教务长看着自己最优秀 的学员说道。身高比别的同学明显高出一寸的金发美女布鲁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接过导师手中的鞭子站到了三个美女教具的身后,「挑一个你喜欢的吧。」艾席 拉用鼓励的眼光示意优秀的女学员可以开始了。   「Sorry,我会轻一点的。」第一次处在这种尴尬场面的布鲁斯红着脸 走到茱莉亚高吊着双臂的身后,「布鲁斯,不要和你的女俘说抱歉一类的话,这 会体现你的软弱,刑讯官要保持绝对的强势地位。」布鲁斯稳了稳心神,抬起手 臂挥动鞭子,啪的一声抽在茱莉亚细瘦的后腰部位,茱莉亚的脸颊一阵抽搐,没 有发出声音,看得出罗拉的手很软,「用力,加快速度,你不是给她按摩呢。」 罗拉接着挥动手臂开始了一下下的鞭打。啪啪啪,一下比一下有力,茱莉亚抿着 嘴唇,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同学们注意罗拉的动作,挥动鞭子时要使用手腕的力量,而不是罗拉这样 用手臂整个的挥舞。好了下一个同学,谁来尝试。」罗拉吐了吐舌头跑回了队伍 里,下一个上来的女学员站到了克里斯汀的身后。说什幺都没有用,赤体高吊的 金玫瑰咬住自己绛紫色的嘴唇愤恨的看着黑色的天花板。一鞭子抽在女侦探雪白 的肋下,接着一鞭一鞭的开始顺着后背往下移动。「呃,呃,呃,啊,呃。」苦 闷的惨叫声混杂着女人的哭腔,几滴眼泪滴了下来。   「优秀的刑讯官要时刻注意刑讯对象的反应,而不是向你一样闷头挥鞭子, 什幺也不管。你的刑讯对象已经接近崩溃了,这时应该要停止鞭打,进行有效的 审问。」艾席拉在一边耐心的指导着实践的学员。哗的一声,一桶凉水直接泼到 克里斯汀满是淡淡红色鞭痕的后背上,「啊,痛啊,饶了我,别再来了。」克里 斯汀发出一声绵软的惨叫。   「用凉水给用刑的身体降温,可以使鞭痕快速的消退,女俘虏的皮肤恢复弹 性和敏感,疼痛的感觉会更强。好了我们进入下一个课题,我要介绍几种古代的 刑具,没有实践的同学们下次还有机会。」艾席拉挥了挥手,薇拉把三女高高吊 起的身体放了下来,三具肉体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接着就被抓着双臂拖到了一旁 的长条拷问凳上,三条拷问凳上坐在三个女人,身子坐在凳子的一头,两条腿向 前伸直了平放在凳子面上,大腿用宽条皮带和凳子紧紧的捆在一起,三女的身子 只能无奈的挺着脊背平伸着大长腿。   「这是一种古老的刑具,来源于中国,叫做老虎凳,原理很简单,也非常的 高效实用。用砖块把受刑者的脚掌垫高,进行反关节的折磨。现在我演示一下, 你们注意观察,这种刑具对付女人非常的有效。」艾席拉示意薇拉从莫妮卡开始 用刑,拉丁辣妹两条结实匀称的超长美腿并在一起束缚在长凳面上,莫妮卡的眼 神中很是恐惧困惑,不知道这种椅子要怎幺折磨自己。   薇拉把一条铁棍从莫妮卡挺起的双脚底下穿过去,两个金发美女打手抓住铁 棍的两头往上一抬,啊的一声惨叫,莫妮卡深棕色的修长美足和凳子离开了一小 点距离,薇拉适时的把一块砖头塞到了莫妮卡脚后跟的下面,棍子一落莫妮卡的 双脚被垫了起来。火辣玫瑰疼的耨着眉头,感觉膝盖被别住了一样难受。   看到这一幕的女学员们都倒抽了口凉气,莫妮卡的双腿成一个反弓形的角度 撅了起来,长长的脚筋绷得很紧。「啊,住手,啊,断了,呃,腿断了,啊… …!!!」铁根再次无情的抬起,又一块砖头塞了进去,莫妮卡眼睛圆睁,惨叫 起来,被皮带捆在凳子面上的大腿纹丝不动,圆润结实的小腿反关节的方式和古 铜色的膝盖成了一个锐角,女俘虏的骨节中传来咯咯的声音,抬高的双足突突突 的颤抖着。   「两块砖在安全的范围呢,之后加砖就要小心了,不同女人双腿柔韧性是不 同的,对老虎凳的承受能力也不同,这个女人的双腿非常的僵硬,所以两块砖就 是这样的效果,我们这些联系芭蕾舞的女人双腿柔软的多,三块砖差不多,大家 要观察用刑的细节。」看着莫妮卡脸色惨白,牙齿打颤的样子,艾席拉一摆手, 砖头撤了下去。下一个是茱莉亚,「求求你们,不要啊,呃,呃。」见习女侦探 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铁棍一抬,青涩的嫩足下被很快的加了一块砖头,茱莉亚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最后的克里斯汀表现的比较镇定,「来吧,恶魔。」说着高傲的扬了扬头, 一块砖头加进去,得益于小时候的舞蹈课程,克里斯汀的双腿非常的柔软,深吸 一口气,金玫瑰的脸色很平静。第二块砖头放到了脚下,克里斯汀咬着嘴唇怒视 着艾席拉。「还要来吗,贵族小姐,你的腿在发抖啊。」艾席拉看着克里斯汀的 表情一抬手,铁棍往上一抬,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第三块砖加了上去。「啊, 饶了我,啊,折了,啊,放了我啊!!」薇拉解开了克里斯汀捆着大腿的皮带。 「这就是老虎凳,以后你们也可能面对它的折磨,经验是一定要彻底的放松双腿, 把脚掌往下压,不要自己绷劲,那样更难受,我的记录是四块砖。」艾席拉作了 总结。   课间休息的时候三女都被解了下来放松身体,享受过老虎凳之后,女侦探的 眼中只剩下了绵羊一样的顺服和恐惧,「求求你,不要虐待我们了,我们受不了 了,我们老老实实的听话,想玩我们的身子你们就随便玩吧,别再给我们上刑了。」 连一向死硬的莫妮卡也老实了很多,鞭子一指,三女跪到了墙角,手臂自动的背 在身后,低着头喝着扔过来的三瓶矿泉水。下面一个课题是水刑,莫妮卡被捆在 一张木板床上,头部伸到外面耸拉着,薇拉用一条湿毛巾裹住莫妮卡的口鼻,开 始往毛巾上浇冷水。「呃,呃,唔唔。」一声声沉闷的喘息,大家只见莫妮卡被 捆着的古铜色肉体开始疯狂的晃动,手脚在空气中乱抓起来。看到差不多了,薇 拉把毛巾拿了下来。   「这就是水刑,让女俘虏产生窒息的绝望痛苦之感。慢慢的摧垮女俘虏的意 志,让女俘虏彻底服从你。」水刑过后,莫妮卡睁着无神的美目,身体无助的颤 抖着,大口的喘着粗气。艾席拉走过来,把一只穿着红色漆皮高跟鞋的黑丝脚抬 起来放到莫妮卡的脸颊旁,「骚货,把我的高跟鞋舔干净了。」被酷刑彻底征服 的莫妮卡嘤咛一声扭过头来,颤抖着伸出了艳红的舌头,舔在红色漆皮鞋的光滑 表面上,做出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下贱事情。   看到七彩玫瑰中泼辣大胆的莫妮卡老实的给人舔鞋,跪在一边的克里斯汀和 茱莉亚都呜呜的哭了出来,全都低着头不忍直视,一屋子青春靓丽的美女学生到 是看的津津有味,艾席拉导师强势的女王表现和莫妮卡顺服绵软的样子有着鲜明 的对比。「行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回去好好复习我说的内容,下节课我要训 练你们反刑讯的手段,做好准备,下节课你们就要转换成受刑人了。」艾席拉摆 摆手,如蒙大赦一样,三十几个美少女转身冲出了阴暗的房间。   「薇拉,这群小丫头走了,我们也该享受享受了。」艾席拉把莫妮卡酥软的 肉体从木床上解了下来,让莫妮卡双膝并拢跪在自己的身前,然后解开外面的黄 色过膝风衣甩到一边,身高超过176cm的艾席拉里面穿着纯黑色的短袖皮上 衣和筒形的皮短裙,小腿上裹着绘着同心圆形花纹的纯黑丝袜,活脱脱冷艳女王 的性感装扮,莫妮卡抬眼看到这样的艾席拉,心中叹息一声,自己要玩女王女奴 SM游戏了。   薇拉活动着手指,把克里斯汀汗湿的白嫩身体搂到怀里,「宝贝,只要你老 老实实的听话,我就轻一点,让你也很舒服。不然的话,我们就在刑房里呆一夜, 玩审讯犯人的游戏好不好。你选哪个?」蒙巴顿小姐眼圈一红,伏在女色魔的怀 里轻轻的说道:「不要折磨我了,我听话的让你弄。」薇拉喜欢纤细柔美的女孩 子,艾席拉喜欢狂野火辣的性感辣妹,两人的口味不一样,玩弄女人的方式也不 一样,薇拉是直接的女同做爱,让自己像男人一样尽情享用胯下女孩娇弱的身体。   艾席拉享受的是女王居高临下的征服感觉,不断地调教莫妮卡性感火辣的肉 体,让欲火焚身的女奴跪在自己脚下舔鞋子还要顺服的媚笑着。所以落到薇拉手 里的克里斯汀现在就平躺到了薇拉身体的下面,一条中等型号的粉红色双头龙连 接着两个淫光闪闪的肉嫩骚屄。「呃,呃,呃,不行了,呃,薇拉,你慢一点, 呃,我要泄了。」克里斯汀主动的大大分开自己紧绷着的双腿,把雪白的胯下完 全交到女色魔的面前,薇拉跪在贵族小姐阴穴的前面,有力的进出着克里斯汀的 身体,被未婚夫查理破身之后还很青涩的花径谷道承受着双头龙凹凸不平的表面 的有力剐蹭,亢奋的性神经传递到贵族小姐克里斯汀肉体的每一个角落。   亢奋的薇拉俯下身用嘴唇压住了克里斯汀嗷嗷乱叫的小口,两条红舌疯狂的 交缠在一起,克里斯汀仰躺在床板上,纤美的腰肢有节奏的向上迎合着,在一浪 高过一浪的热潮中绞缠的两具白肉痉挛的高潮了,一股浓重的体液淫香弥漫出来。 薇拉直了直腰,把胯下脱力的美女拽起来,扶进了地下三层的独立浴室,二女躺 到浴缸里,温和的热水中,薇拉用灵巧的手指搓洗着克里斯汀沾满阴精的粉红小 屄。   艾席拉和莫妮卡也玩的比较开心,跪在女王的脚下,莫妮卡羞愤的伏下身子, 嘴巴亲吻着红色漆皮高跟鞋露在外面的黑色丝袜脚背,然后慢慢的向上亲吻,唇 瓣走过艾席拉光滑结实的小腿,圆圆的膝盖,多肉的大腿,一直伸到皮短裙的下 面,「我的下面你也要尝尝,小母狗,看看你舔穴的功夫。」皮鞭在女奴的背上 敲了敲。莫妮卡屈辱的仰起头,麻木的舌尖在艾席拉连裤黑丝袜包裹的下体舔了 一下,一股淡淡的女人尿骚味,骄傲的巴西辣妹刷的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一个粗大的电动假阳具插进了莫妮卡肥厚的阴唇,开始嗡嗡的作响,跪伏的 赤裸身体充实着难忍的肉欲,辣妹放荡的身体燥热了起来,莫妮卡舔弄的节奏加 快了,香舌舔舐着艾席拉湿漉漉的丝袜裤底。跪在一边的茱莉亚的下面也被插进 入了一只粗大的橡胶鸡巴,青嫩的小骚屄夹着粗大的棒子一下下的往上跳着,一 颤一颤的煞是好看。艾席拉被胯下女人灵活的香舌舔的也是目眩神迷,「呃,呃, 呃,真舒服,小骚狗,接着舔,呃,呃。」一只手抓着莫妮卡的头发用力的把女 奴的头部贴在自己的胯下摩擦,一场淫宴进入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