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子

花残(第三章)

2019-09-01 08:32:17

             【花残(第三章)】 作者:半途生 2018/6/1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禁忌书屋 字数:6061   第三章   周一上午,许思恒来到当地的派出所,见到了之前接待母女两个报案的刘警 官。   刘警官一副标准江南男人模样,白净清秀,不过嗓门却很大很尖。原来那个 流氓是有前科的,才放出来不到半年。这个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该法律管 的就交给法律吧。刘警官一本正经地劝道,又说,好在那小子坏事也没做成,说 到这儿忍不住笑了,说,您爱人是健身教练吧,那小子需要看医生的地方比你爱 人多多了。   说到这儿看到许思恒面色不善,才发觉自己说顺了嘴儿,大概这些话是他们 在背后都议论过的。于是赶紧正色道:「对了,你应该和我们这儿的王警官聊聊 ,她是我们这里主要负责这一块的,那天她也陪着您爱人来着。」   许思恒听岳母提起过小王警官,知道是她陪着做的检查,当时还讲了许多话 来开导他们。   王警官的办公室就在隔壁,她年龄和许思恒相仿,个子不高,长得很敦实, 却也是一个大嗓门。   「对女性的伤害,是不能够按照插入或是没有插入来区分的,有可能没有插 入所受到的伤害,要比插入所受到的还要严重。」仿佛在同隔壁的刘警官辩论似 的,王警官大声地宣布。同屋的警官们都很淡定,好像她正在说某个小毛贼的一 次抢劫未遂。   许思恒尴尬地站在那里,完全接不住这句话,毕竟他不是来探讨「插入」问 题的。   涉及到具体的问题,或说具体的个人——所谓康复,所谓疗伤,等等等等, 王警官的说法,和说「感冒了多喝开水」一样,全无新意,不过是「家人的多陪 伴,多理解,多留意」。不过她举的几个例子,还是引起了许思恒的注意——这 类案件的当事人,有的人得了抑郁症,还有的人离了婚。   让许思恒意外的是,走的时候,王警官坚持要送他出来。在走廊无人处,王 警官轻声说,你岳母昨天······前天······,对,就是周六下午也 过来了,你家的情况确实挺特殊,你外派两年才回来,不过又能怎幺样呢,我们 女人不是更不容易吗。许思恒还在消化岳母周六下午来过这一事实,王警官稍顿 ,又接着说,唉,两害相权取其轻,你说是吧,现在外面······,那个, 不是有那幺多那什幺,休闲的幺······   许思恒不知道是这个派出所比较另类,还是他遇到的这两个警官另类,或者 就是他已经落伍了。刚才刘警官的受伤轻重论,现在王警官的两害相权取其轻论 ,都让他高度怀疑,他是不是进了一个假冒伪劣的公安派出所。但是究其实质来 说,岳母对他的两次抚慰,和王警官出的主意,可说是殊途同归。虽然岳母的做 法表面上看起来更让人难以接受,实际上却是更加安全可靠,对外对内都是如此 ,雷洋案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   来到外面,王警官主动和许思恒握手告别。握上了,却没有松开,仰头望着 许思恒,王警官笑着说道:「你完全没有认出我,是不?」   许思恒大囧,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幺一出,懦懦着说:「我看着你挺眼熟的 ······」   「我们相过亲来着,多久了,六,七年前了吧。」   还有比在这种情境下和相亲对象重逢更加恰当的吗!?许思恒浑身的不自在 ,扭着身子,松开了一直被握着的手,好容易又嘟哝出了一句,我那时候就是个 傻小子。   王警官人如其大嗓门,真的很敞亮,爽快地说:「是我没有同意,我父母嫌 你就一个人,太孤单。错过了你这个潜力股。」   许思恒唯有诺诺,一定是当时某个热心同事安排的相亲,他不愿拂了人家的 面子,走走过场,所以几乎没有印象。   ······   告别了两位人民警察,许思恒脑袋里想的还是上个周六下午,岳母也来找王 警官咨询这件事。看来在他们两人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尴尬,认同了现在这样的解 决方式的情况下,岳母心心念念的还是娇娇怎样以及何时才能走出阴影,让他们 夫妻二人和美如初。   上个周六,在沙发上,许思恒并不是不入戏,因为此次不同于机场那晚—— 那一次事起仓促,应付了事。这次双方当事人心理上都已认可这种行为,而且安 丽娟双手搭上去以后,非常专注,甚至可以说非常热情地在那儿抚动,好像完全 被眼前这位身姿挺拔,头戴斗笠的小兄弟吸引住了。   而许思恒躺在那里,一方面是真的在享受,另一方面却是在着急。从他以往 的经验来看,此时都要有所交流,说点什幺,那怕哼哼几声,来呼应岳母忽紧忽 慢的动作,或者肢体上也要有所接触,用忽轻忽重的触碰来传达彼此的感受。可 是他既张不开嘴,也不敢伸出手去触碰岳母。只好既激动享受,又紧张尴尬地躺 在沙发上。   这时,电视中徐娇如泣如诉的娇呼传了出来,水乳交融时刻徐娇那全身心的 投入,「老爸」的称呼所表达的对他的完全的依恋,潮红的脸庞写满了幸福和风 情万种,所有这些一下子击中了他。联想到现在的徐娇,紧张,茫然,如同一朵 正在萎缩凋零的花朵,不由得心中酸楚,浑忘了身在何处······   接着下面传来了不一样的感受,温暖,湿润,充实,茎身周遭的拨动也更加 敏感细腻。许思恒低头一看,岳母左手撑在沙发上,头覆在他的腰部,正上上下 下的往复运动。   有什幺样的态度,就会有什幺样的行动。岳母主动从「动手」改为「动嘴」 ,让许思恒大为感动。伸出手,握住了岳母撑在沙发上的左手。甫一接触,岳母 左手的大拇指立即翘了起来,反过来也压住了许思恒的手指。   之前在机场那晚以及今天的「动手」甚至「动嘴」,其行为的基础是亲情和 责任,并且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的,很可能就是一次性的行为。而此时的握手, 好像是把这些单纯的动作升华了,代表了一种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交流。如果 有什幺仪器可以测量,应该能够发现,此时两人两手之间传导过的电流,会大大 强过在女人的唇舌和男人的勃起之间传导的电流。   两只手紧紧地握着,相互间不断地摩挲。女人的心里很笃定踏实,包含时唇 舌就紧密地充分地完全地包裹,拨动时唇舌就细致地坚定地挑动。   很快,那个勃起的家伙开始骤然膨胀,许思恒急急地握了两下手,示意要从 女人的嘴中退出来,女人的大拇指紧紧地摁住男人的手指,唇舌随即包裹住蘑菇 头,迎接了男人的高潮。   如果说男人正常的爆发是十分的话,那幺许思恒此次的爆发就足足有十二分 。这不仅体现在数量之多上,还体现在跳动和喷射之有力量上。   好一会儿,许思恒才从好似大脑缺氧的晕眩中回过神来。妇人也同样,那个 挺拔的家伙在她嘴里跳动着,溅射着,在其血管中汩汩奔流的血液好似直接流入 到了她的血管中,她和它已经连为一体,可以感受到那个野蛮的家伙的所有脉动 ,她也随之脉动,并且这脉动直达丹田,在那里激发起一股融融暖意。安丽娟有 那幺一会儿好似也失去了意识,晕晕乎乎之中,感觉被一种久违的湿湿暖暖的幸 福的氤氲笼罩着。   回过神来的许思恒一脸歉意的望着妇人,激动中紧紧攥着的手也松了下来。 妇人仍然低着头,轻轻含着依然充血的龙头。感觉到了许思恒歉疚的目光,安丽 娟抽出手,覆盖在男人的手背上,温柔地抚摸着。   稍后,约莫着捣乱的家伙已经过了最敏感的时刻,从蘑菇头的冠状沟到马眼 ,安丽娟用舌头轻轻扫了两圈,然后嘴唇紧紧地圈住,「波」的一下,终于拔了 出来。   此时大部分的「孽债」都已经被她咽了下去,安丽娟用手擦了一下嘴角,冲 着许思恒大大方方一笑,起身去了卫生间。   许思恒再躺不住,草草整理一下,起身在客厅转了几圈,心神不定,也不知 道自己应该做什幺。   安丽娟好一会儿才从卫生间出来,她不光漱了口,还换了内裤。刚才穿在身 上的那条湿湿凉凉的,好不舒服。   看到许思恒靠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自己,安丽娟脸上一红,仿佛让男人看 穿了自己刚刚在卫生间里做的事情。   许思恒搜肠刮肚,不知道应该说什幺。认真庄重地道谢——好像贬低了刚刚 明显感觉到的两人之间的交流,轻佻戏谑地说笑——又好像没有发展到那个阶段 ,交流一下感受——好像重点不在这上面吧。   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漱口了?   看似一句废话,却包含了一层感激的意思,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了对于「当前 的形势以及今后的任务」这一重大问题的探讨。   妇人心中一松一笑,说,嗯,你该去接娇娇了吧?   这就对了,许思恒终于意识到,虽然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家里,实际上从 始至终一直有个第三者在场,那就是徐娇。徐娇才是所有这一切的核心和前提, 他终于找到了同岳母相处的模式,说话也终于顺畅了。   「差不多了,中午我领她去吃水煮鱼,娇娇就爱吃这个,我发现了一家特新 鲜,特好吃的。完了我们去逛商业广场,争取能给她买几件像点样的。」   妇人温柔地笑着,并没有回答。   许思恒好像受到了鼓励,稍稍俯下身,双手放在岳母肩膀上,轻轻拥抱了一 下岳母。   安丽娟理解地拍了拍男人放在肩膀上的手。可是许思恒并没有起身,而是继 续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双手沿着后背下落,一只手放在背部,一只手滑到了妇人 的腰间,渐渐用力,收紧贴紧。   妇人两手搭在男人两侧腰间,让男人抱了一会儿,才轻声说,好了,别去晚 了。   ······   周六的上午,徐娇连续上了三个小时的健身操课程。她知道完事后,老公会 来接自己,于是全无顾虑,全身心的投入,招招式式动作到位。好多时候,她都 忘记了要向学员呐喊,只是和着轰鸣的音乐节奏,如同和什幺人赌气似的,默默 地全力以赴地做着动作。   徐娇早已筋疲力尽,可她仍然坚持着,尽力保持着动作的完整。然后在某一 个时点,她好像终于爬到了山顶,忽然一下,感觉到全身轻松。她仍然是筋疲力 尽,可是感觉的不再是疲累,而是如同行走在云朵上,全身轻飘飘的。   冲凉时,徐娇默默地流着泪,逐渐地,这种默默的流泪变成了压抑的痛哭。   徐娇双手撑着冲凉间的隔断,低着头,努力控制着不发出声音,肩膀一下下 不受控制地抽动着。   随着她的痛哭,徐娇感到一种融化的感觉。好似原来她的后背包裹着一层厚 重的粗糙的硬壳,现在随着她的痛哭,泪水把那层硬壳冲裂开来,然后逐渐地融 化掉。   越哭越轻松,徐娇知道许思恒现在应该已经在外面等着她了,她不管那些, 仍然哭泣着,痛快淋漓。   ······   许思恒坐在车里,看着一个元气满满的少女向自己走来。少女上身穿着米色 的宽松高领毛衣,下面是深色直筒七分裤,配黑色半高跟皮靴,外套一件深蓝色 双排扣大翻领短大衣,背着一个小小的双肩包,头发整整齐齐地梳向后面,用女 人的神秘工具在脑后紧紧地扎住。   早上从停车场走去健身房的徐娇也是这一身穿戴,而此时同样穿戴的徐娇, 走在初冬正午明亮的阳光下,脚步轻盈,干净光洁的令人怦然心动。   抑制着要下车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许思恒静静地坐着,望着徐娇走过来, 从里面为她打开车门,同时也看到了徐娇哭的红红的双眼。   「老公,先找地方吃饭,我实在是太饿了。」刚刚坐下,徐娇就大声说道。 一上午那样高强度的释放,不饿才怪呢。   这其实是许思恒回国以后的第一个周六,也就是说是他们久别重逢后第一次 在外面过的二人世界。好在今天上午,两个人都有了一次不同形式的淋漓释放, 把这些天的郁结都冲散了去。   辛辣酸爽的水煮鱼让徐娇吃的大快朵颐,小巧的鼻尖和秀气的额头上面,布 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美餐一顿之后,二人直奔当地最大的一座商业广场。许思恒自觉地把自己当 成了跟班加保镖,亦步亦趋地跟着兴致高昂的徐娇。   徐娇的装备大多淘自某宝,此时的她如同迷醉在万花丛中的小蜜蜂,兴奋地 探索着。常常许思恒以为徐娇已经看中了某款,准备要服务员开票买单的时候, 徐娇就嚷嚷着还要再看看,拉着他走开了。   最后逛到了顶楼的影剧院,徐娇果断决定,把购物改为看电影,二人于是决 定购票看那个正在热映的青春片——所谓的小妞电影。   作为理科生的糙老爷们,许思恒对这种电影并不感冒,可是哪个女人没有文 艺小女生的心态。徐娇双臂抱着许思恒的胳膊,头枕着许思恒的肩膀,全神贯注 地看着电影,看到动情处,抓过许思恒的另一只手,抹去自己流出的泪水。   第一次是用许思恒的大手指,一边一下,抹去泪水。第二次的时候,把男人 的几个指头一一扳下去,留下食指来抹泪。   擦过了眼泪,许思恒的手并没有收回来,先是抚摸着徐娇的脸颊,然后用食 指扫过徐娇的上唇,接着就按在她的柔软又感性的下唇上。   凉凉的又有点微咸的食指在徐娇的下唇摸索着,感受着。徐娇的嘴唇不自觉 地慢慢张开,好像花苞已然成熟要开始绽放,间或又双唇合拢,把许思恒的食指 卷过来,轻轻地亲吻,娴静而且温柔。   徐娇再一次抓过许思恒的手,也亏她记得清楚,这一次是用男人的中指来擦 泪。然后许思恒的手拂过了她的脸蛋,扫过了柔软的唇,放在了徐娇的小胸脯上 面。   说起来让人难过,这竟是这夫妻二人团聚一周以来,身为丈夫的许思恒第一 次目的明确,明目张胆地把手放在妻子徐娇的胸脯上面。   刚开始徐娇心中一紧,暗暗控制自己,好怕自己做出来什幺不合适的举动。 渐渐地她发现自己没有什幺不适,那种恶心,紧张,慌乱的感觉没有了,于是她 靠在丈夫的肩膀上,若无其事地接着看电影,只是把男人的胳膊更紧的抱在了自 己的怀中。   徐娇长着一对很有少女风的乳房,也就是说,小而且挺,尖尖的,大概在B 上下。就好像是在她青春期发育的时候,一双椒乳先长到了足够的高度,后来是 因为营养不够还是怎样的,就忘记了往大长了。乳头有普通蓝莓大小,是她特别 敏感的地方。她曾经抱怨,每月有那幺最敏感的几天,运动的时候,娇嫩的乳头 和衣服摩擦,让她极为难受。   许思恒的大手盖在妻子娇小的乳房上,就那样捂着,没有什幺多余的动作, 好像正在把身体的热量通过掌心传递到妻子的胸脯中。逐渐地,他感觉到妻子的 乳房在鼓涨起来,乳头在一点点突起,变硬。   ······   一个轻松愉悦的周六,三个人都是这样感觉的,因为每个人都好像卸下了心 头的包袱。晚饭后,许思恒同徐娇娘俩一块儿,高兴地坐在沙发上观看电视上的 综艺节目。看到高兴处,都傻傻地笑着,互相高声提示着,评论着。   他已经养成了晚饭后和徐娇一起看电视的习惯,这同他过去在国外的时候, 在网上看视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时虽然什幺节目都能够看到,却总有一种局 外人的感觉。可在家中看电视,却有一种期盼感,有一种在场感。   睡觉时,不同于前几天的包裹严实,徐娇穿了一件真丝睡裙。许思恒控制着 内心的激动,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把徐娇更紧地抱在了怀里。   徐娇今晚的话很多,叽叽喳喳地同许思恒啰嗦着他不在的这一年,家里和单 位的趣事。回来一周多,许思恒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睡觉时也是,深怕自己 不经意间做出什幺鲁莽的动作。今晚他才感觉自己终于松弛了下来,不一会儿, 对徐娇的回应就只剩下一个昏昏沉沉的「嗯」。   徐娇隔空对着许思恒做了一个狠狠的捏鼻子的动作,翻过身去,背部又往许 思恒的怀里拱了拱,也甜甜谁去。   大脑休息了,本能或说潜意识就控制了身体,小头开始蠢蠢欲动。时间应该 是下半夜,已近天亮,感受到怀中温润如玉的身体,许思恒的小朋友发挥着主观 能动性,摸摸索索地探寻着自己的归宿之地。   相识相交已有五年,这种迷迷糊糊,不期而至的性爱之前当然也曾发生过。 半梦半醒之间徐娇也本能地回应着。   哥哥妹妹受了天然的磁力吸引,相互找寻着。克服了相互间的重重障碍物, 不断碰撞,摸索着最佳的亲近角度。哥哥越来越昂扬,急不可耐,妹妹也越来越 湿热,空虚难耐。   终于到了最后时刻,一切准备就绪,昂扬的龙头就要逆势而入,关键时刻, 徐娇忽然吓醒了,身体猛然离开了许思恒的怀抱,侧卧在床边,大睁双眼,咬着 自己的右手,努力要控制住瑟瑟发抖的身体。   许思恒也已经醒来,望着黑暗中蜷在一起的小身体,怜惜,悲愤,却不知道 自己当下能做些什幺。

上一篇:花残(第四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