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女子

【花残】(1-2)

2019-09-01 08:32:35

  第一章
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途中,许思恒一直不断地在眼前的屏幕上查看着飞机的飞
行速度,飞行时间,计算还有几个小时才会到达目的地,心里期盼着飞机也许会
提前一、二个小时到达。直到飞机平稳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心里才终于踏实了
下来,稳稳地坐在座位上,等拥挤的过道清静了些,才背上行李下了飞机。
已过而立之年的许思恒没有道理如此的心急火燎,他也对自己如此的不够沉
稳感到奇怪,甚至生气,难道就是因为有一周多的时间没有和妻子联系了吗?
许思恒,中国一家大型高科技民营企业派驻南美Z国的市场经理,经历了两
年的外派,现在凯旋归来。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被提拔为公司市场部负责南美
市场的副总经理,所以在回来之前,同样驻外的兄弟们送行的热情格外高涨,许
思恒也借此机会,把几个比较重要城市的办事处又走访了一遍。见到未来的主管
副总光临,在一起奋斗了两年多的弟兄们纷纷拿出了平时珍藏不露的中国白酒,
几乎每晚都喝的酒酣耳热,醺然而眠。这既是给归国的许思恒送行,也同样捎带
走了自己对家的思念,还有一层是对将来自己归国升迁的祝福。
许思恒知道临行前的这些天,将会匆忙而且混乱,反正回来的行程都已经确
定,就和妻子商定,如无特别的事情,就不再联系,这也是他出国这两年以来,
没有和妻子联系时间最长的一次。
在当下的科技条件下,两年多的分别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许思恒还记得
刚到国外整理行李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个颜色鲜艳,上面的图案大胆暴露,让人
想入非非的长方形包装盒,外面的塑料包装纸还没有拆开。他当然知道这是个什
么东西,意外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妻子偷偷的把这样一个东西塞进了他的行李
箱。
虽然面临着两年的分别,两个人并没有交流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妻子徐娇
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她的小心思不知道要绕了多少绕,才会做出这么一件
对于她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事情,想来当她偷偷地往行李箱里塞的时候,一
定是额头香汗冒,脸上红霞飞。
许思恒先是吃惊,暗自庆幸同屋的老李此时不在房间,继之以感动,然后是
温暖。这种温暖陪伴他度过了最初的最难熬的几个月。当他和妻子通话的时候,
徐娇好多次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许思恒知道她一定是要问问她想出来的这种「
解决方案」是否可行,可他就是故意不提,过后当他想着徐娇憋得脸色羞红,欲
言又止的憨样,那个「解决方案」就显得愈发的温暖。
驻外满一年时,有一个月的假期,许思恒没有回国,而是让徐娇飞了过来。
两人先是把美国走了一圈,又坐邮轮游历了一趟西加勒比海。这是他们自结婚以
来最幸福,最疯狂的一段时光,干柴烈火自不必说,也是因为两人置身于陌生的
环境中,既无羁绊又无压力,好多之前不好意思说,不好意思做的都释放了出来
。等到假期将要结束,分别在即的前几天,两个人才把行程和活动都慢了下来,
懒洋洋无所事事地闲逛,心照不宣地把激情储存起来,留待分别的前夜。
那一夜,激情只是内在的驱动,体现在行动和感觉上的是温馨和不舍,两人
仿佛要把同对方身体每一寸的接触,每一下的运动都完完全全的感受到,铭记下
来。
早上,本来的计划是先送走徐娇,然后才是中午许思恒的飞机,可是徐娇的
飞机意外晚点,这意外多出来的几个小时,倒让他们提前感受到了分别的痛苦。
为了方便,他们定的是机场旁边的酒店,两个人相拥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飞
机的起落,许思恒又絮叨着一些注意事项,徐娇心事重重,有一搭无一搭地应着
,很快就都沉默了下来。
因为要乘飞机,徐娇穿了一条黑色的宽松弹力裤,许思恒忽然把她拥到床边
,让她弯下腰,双手扶着床,自己站到后面,一下子把她的外裤连同内裤扒了下
来,端着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的家伙,在幽谷间稍稍预热,就向花心刺了进去。
经过几乎一夜的绽放,徐娇的花瓣此时已然有些红肿,格外的敏感,男人刺
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啊」了一声,刚刚发出声音,又硬生生咽了回去,许
思恒只觉得妻子的大腿忽然绷紧,花径深处紧紧地缠绕着,似乎要把他推出去。
此次临时起意的交合,仪式感的因素要更多一些,或者说,是对又一年的分
别将会带来的思念的提前倾诉。毕竟已经几番云雨,此时敏感度已然下降,刚刚
刺入时就有些勉为其难,想到马上就要去候机厅check in,愈加颓然,
许思恒轻抚着身前的圆润,说:
「老婆,算了吧,时间太紧了。」
没想到徐娇转过身来,双手拉着男人,拽到床上,执拗地说:
「老公,别紧张,时间足够的。」
又把褪到一半的裤子脱掉,跪在许思恒身前,说,放松,老公。不顾已经变
得泥泞,低头把许思恒已经疲软的家伙含进了嘴里,浅浅深深,深深浅浅,轻拢
慢捻抹复挑,一只手伸到下面,轻抚着两个蛋蛋,另一只手伸到许思恒胸前,抚
弄另外两个敏感点。
许思恒抓起徐娇细嫩光洁的玉手,把小葱葱白一样的手指含到嘴里,轻轻咬
着,一根根,一点点地轻咬,从指根一点点一直咬到指尖,接着又是吸吮,好像
那青葱玉指是全天下最珍贵最好吃的东西,然后把已经完全湿润的手指放到嘴前
,细细地向指尖吹气。
这一套本来是用来对付徐娇那一对儿果粒一样的乳头的,每次这样做的时候
,徐娇的腰都像要扭断了一样。
现在两人都互相向对方动着「嘴上功夫,」许思恒又逐渐恢复了状态。徐娇
骑坐上来,忍着最初的不适,起起落落,许思恒担心地看着她,女孩倔强的瘪瘪
嘴,逐渐加大了幅度和速度。
两人本来已经迷醉了一夜,醒来后,却是另一次酣醉。
许思恒感觉自己坚硬的蘑菇正在开始变大,之前的经验,开始变大和最后的
怒放几乎都是同时发生的,这一次却如同是慢动作镜头一样,他可以感觉到,甚
至仿佛注视着那个东西在一倍,两倍地增大,在幽径中穿梭,就像是一个贪杯的
酒鬼,徜徉在淫糜幽暗的小巷,寻找着把自己放倒的最后一杯佳酿。
感受到男人骤然的雄壮,徐娇一声娇呼,不自觉地咬紧下唇,前胸后背都激
出来一层香汗,体内的灼热在膨胀,越来越膨胀,徐娇完全在无意识地摇动,呻
吟着摇动,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扁舟,然后是大地开始脉动,火山开始喷发,
勃然的持续的喷发,徐娇全身颤抖着,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在颤抖,几缕头发粘
在前额,双眼迷迷离离,好似望着身前的男人,却完全视而不见······
这成了他们两人之间极其完美的一次性爱,甚至比他们假期中的都要好出很
多,如此的情境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此后的一年里,许思恒多次回味着,体味
着,尤其是那种可以感受着甚至注视着自己的蘑菇头慢慢变大的感觉,连他自己
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也让他对整整分别一年后和妻子的再次团聚充满了期待,并
且特别预定了机场附近的酒店,准备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家乡。
······
一别两年,许思恒竟然也开始惊诧于上海口岸之人潮汹涌。与他所在南美的
陈旧,缓慢,平和不同,国人的氛围除了一如既往的着急或者说进取之外,精神
面貌上好像更加的自信,着装上也更加大胆靓丽。包括许思恒本人也觉得松弛了
下来,这才发觉,可能在国外这两年,自己全身的肌肉都是处于紧张的状态吧,
肩膀也是一直都端着的。
过关,取行李,终于来到了他和徐娇约定的会和地点——一家旅游公司的咨
询柜台旁,徐娇正站在那儿,翘首望着他。
徐娇身穿黑色修身牛仔裤,上面是黑色高领毛衫,外面一件半长的风衣。对
许思恒来说,风衣的颜色就是一种很深的红色,但是他知道,这种古怪的红色的
正确说法应该是某某紫色,而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这件外衣正是两年前徐
娇到上海给他送行的时候,两个人一起买的。徐娇是所谓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的类型,一身黑色配上外面的深红或说某紫,更显亭亭玉立,而且身为健身教练
,长年的健身舞练习,让她的身材结实紧凑,挺拔有致。
但是许思恒还是注意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首先这件黑色牛仔裤一般是徐
娇身上不方便的那几天才穿的,而他很清楚今天绝对不是红灯。其次,徐娇双臂
抱在胸前,一脸的憔悴,和他目光刚一接触,立刻就躲开,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走近了才发现,原本结实挺拔的身子竟给人一种不堪支撑,摇摇欲坠的感觉。
许思恒心下一惊,上前一步,就欲把妻子拥入怀中,这时才发现徐娇身旁还
站着一位中年妇人,一只手臂揽在她的腰间,徐娇似乎完全靠着这只手臂的支撑
,才没有倒下去。认出这是仅有过两面之缘的岳母,许思恒赶紧把拥抱改为一只
手抓住徐娇的手臂,一面和妇人客气着:
「您好,妈,徐娇还把您也麻烦过来啦。」
「娇娇这些天加班多,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正好离得不远,就过来陪她几天
。」一边说,一边就横在了两人之间,拉着两人往出口走,「小许你坐了十多个
小时飞机也累了吧,咱先回酒店休息再说吧。」
临近圣诞假期,正是旺季,酒店的机场摆渡车坐满了人。到酒店时,天已经
完全黑了下来,众人一窝蜂地下了车,争先恐后地check in,轮到许思
恒办手续时,无奈地发现,酒店房间已经全部订完,不肯能给岳母再单独开一间
房了。前台小姐还好心地劝说,您定的是大房间,沙发拉出来就变成床了,三个
人住还是蛮宽敞的。许思恒转身歉意地对母女二人说,没有房间了,看样子妈只
好和我们挤一晚上了。那二人看起来毫不在意,甚至是很庆幸的样子,三个人中
也只有男人才急不可耐地想过二人世界吧。
简单在酒店餐厅吃过饭,回到房间,刚把东西放下,岳母就说,你们两个先
收拾吧,我晚饭吃的太多了,要出去「多」走一会儿。
从下飞机看到徐娇的那一刻起,许思恒的心情可说是一波三折,就在刚才吃
晚饭时,徐娇仍然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大多数时间都是岳母在张罗,避免了
尴尬。现在岳母的善解人意,并没有让他激动,他现在既急于要单独和妻子在一
起,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同时又内心忐忑,希望岳母也在旁边,维持表面的
热闹。
岳母出去后,两人还真的各自坐在那里,暂时无话。待许思恒站起来,走向
妻子,刚要开口,徐娇也忽然转向他,说,老公你先洗洗吧,妈马上就回来了。
许思恒听了心里一乐,心想,也对,不管什么事,「坦诚相对」才好谈。等
他匆匆洗过出来,发现徐娇已经躺下了,身上穿着妻子所有睡衣中最厚的那套,
是那种经常看到有妇人穿着,晚饭后在外面溜达,或是到菜市场买菜,甚至穿着
坐在棋牌室打牌的那种。许思恒也钻进被里,动作竟有些僵硬不自然。
徐娇本来是脸冲向窗户那面侧躺着的,感觉到男人上了床,主动转过身来,
伸手抚弄着男人湿漉漉的头发。相比之前的心神不宁,徐娇此时已显得平静了很
多。
体会到妻子对自己一如既往的的依恋,许思恒为自己刚刚的胡思乱想感到惭
愧,放下心来,也不言语,静静地体会着两个人的温馨时刻,至此才有终于回家
了,终于团聚了的感觉。也许是两年的分离,也许是异乡的打拼,也许仅仅是十
多个小时的飞机,许思恒一时竟感到身心疲惫。
还是徐娇先开口:「很累吧,老公。」
「还好,主要是兴奋,脑袋里面乱糟糟的,好像还在天上飞一样。」一边说
着一边手上用劲,就欲把妻子抱紧一些。
徐娇两臂屈在胸前,抵着许思恒,低头说:「最近这几天我可能是加班太多
,身体受伤了。」许思恒一惊,翻身起来,就要检查是怎么回事,徐娇缩了缩身
子,赶忙接着说:「没事的,不严重,就是·····,就是······,老
公你要忍几天了。」
想不明白跳健身操用到的的肌肉群和床上运动的肌肉群是不是一样的,再说
了,不是还有那啥和那啥么。然且儿,已经一年多没见了,刚刚重逢,不会人家
已经同你说那啥了,你还要那啥吧?!还是在门锁咔哒一响,岳母大人随时可能
回到房间的情况下。
终于熬过了两年的外派,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更重要的是夫妻间依然恩爱,
许思恒已经足够感恩,那会在意这一时的煎熬,毕竟看到过好几个同样外派的弟
兄,感情被距离打败,结婚的和没结婚的都有。于是一笑,不着天不着地来了一
句:「老公我是那样的人么?」
徐娇闻言甜甜一笑,许思恒没有注意到她的眼圈也红了,转过身去,还像从
前的习惯一样,后背和屁股往男人的怀里挤,拉过男人的手臂,抱在怀中,竟然
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
岳母回来的时候,许思恒正靠着阳台栏杆,呆呆地望着远处机场忽明忽暗的
信号灯。虽然已是十二月,上海这几天天气暖和,他只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酒店
的浴袍而已。室内大床上,徐娇还保持着刚入睡时的姿势,依然睡的香甜。
妇人直接拉开阳台的拉门,来到外面,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听到动静,许思
恒也转过身来,双手扶着栏杆,一条褪伸直,一腿弯曲,脚蹬着下层栏杆,身子
斜靠,静静地望着岳母。
两个人并不熟,总共才见过两次面。徐娇两姐妹和母亲的关系并不太好,尤
其姐姐徐倩,对母亲充满了怨恨。结婚以后,徐娇和母亲的来往才稍稍多了些,
但也仅限于电话,这两年因为自己不在家中,正好岳母目前打工的城市离得不远
,许思恒知道她曾经来家中小住过几次,他也乐见母女两个关系转好,正好可以
纾解徐娇独自一人在家的寂寞。但是岳母会陪着妻子一块儿来接机,仍然让他觉
得奇怪。
「娇娇睡得好香呦,你回来,她就安心了。」岳母看起来却并不安心,好像
正在掂量着什么事情。
「嗯,她可能最近加班多,太累了,受了点伤。」
「这个傻丫头,她说越是临到你要回来这些天,就越是难熬,同事请她代课
,她不管多累,也不管多晚的课,都答应人家。说是要攒出几天假好好陪陪你。

这确是徐娇的做派,简单,不会绕弯子,许思恒心里既痛惜,也惭愧,却不
知道怎样回答岳母,她又接着问:
「娇娇说她是怎么受的伤吗?」
「没,我以为是上健身课的时候。」看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是今晚所有奇
怪,不正常地方的原因,许思恒暗地里打起精神,双手握紧栏杆,挺直了腰板。
「那你们······」妇人顿住,不自然地在藤椅中扭扭身子,从上到下
扫了一眼女婿,又迟疑道:「你们刚才······有没有······?」
从语气,从眼神,从肢体语言,许思恒都确定岳母问的是夫妻敦伦之事,可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她确实是问的这个,为避免唐突,回道:
「娇娇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像几天没睡觉一样,和我总共也没说上几句话,
就睡着了。」
听了男人委婉的回答,妇人靠到椅背上,一只手压在双眉上,待了好一会儿
,才说:
「可不是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今天早上都不敢来接你,是我硬拉着来的。

这才向许思恒讲述了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徐娇是被小流氓给
侮辱了。
那天晚上,她下课回来,因为家门前修路,在大路口就下了出租车。由于那
条路挖的沟壑纵横,路灯也坏掉了,外面根本没有行人。那个流氓可能从徐娇从
健身中心离开时就开始跟着了,乘机就在那里做恶。不过,土石飞扬也救了徐娇
,那家伙扑倒了徐娇,挣扎中她的右手抓到了一块儿石头,于是她胳膊不动,两
条腿猛烈地踢踹,那个流氓松了压着她右臂的手,试图控制住徐娇的双腿,趁着
这个间隙,悲愤的徐娇挥起石头,砸向那家伙的脑袋,那人感觉不对,手臂一挡
,石头砸到了坏蛋的左肩。愤激之中力道着实不小,那坏蛋受伤不轻,落荒而逃
······
后来,徐娇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在莲蓬头下一遍遍的搓洗,洗过了,就傻呆
呆地坐在淋浴间的地砖上。凌晨,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好在两个城市离得不远
,两个多小时妈妈就到了,到的时候,徐娇仍然坐在淋浴间的地砖上,身子冰凉
,莲蓬头流出来的水也冰凉。
早上,两个人一起去报了案。后来的几天,徐娇都是浑浑噩噩的,让吃就吃
,让睡就睡,吃,就是坐那,老半天才动一下,睡,也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直到昨天,才有一点活泛过来,正吃晚饭的时候,突然就站起来说要找明天接
机穿的衣服,到今天早上,又说什么都不想来了,是妈妈劝了老半天才来的··
····
听着岳母的述说,许思恒的脸色苍白,嘴唇紧紧地绷在了一起,牙齿直似要
咬碎了一般,一言不发。叙述中岳母身子前倾,眼前正对着许思恒扶在栏杆上的
左手,此时那手紧紧地攥着栏杆,由于太过用力,一点血色都没有,指骨嶙峋狰
狞,好似在微微颤动,也好似在痉挛······
妇人原本心疼女儿,甚至有埋怨女婿的意思,现在看到男人如此真情流露,
心中也是心疼不已,为这一对刚刚团聚的苦命鸳鸯难过,就恨不能自己可以替他
们承受这些痛苦。
她用双手扶在男人的左手上面,摩挲着,试图让男人放松下来,一边劝道:
「接待报案的刘警官后来和我说,当天就抓到那个人了,也是个笨贼,让咱们娇
娇砸的挺重的,自己去了医院,急诊的大夫看那伤势可疑,就报了警。」
轻轻地把男人僵硬的手指扳开,好像鼓励似的拍拍手背,接着说:「还有一
位女警官,小王,陪着娇娇做的体检,除了一点皮外伤,其他都没事,本来我女
儿也没让那该死的混蛋占到什么便宜。小王警官经验很丰富的,还说,即使这种
情况,女孩子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说让咱们家人多理解,还有多留心
注意。」抬头看一眼男人,手还覆在男人的手上,又说:「小许,你虽然离开这
么长时间才回来,你也······辛苦一点,照顾一下咱娇娇的特殊情况,我
刚才进屋,看娇娇躺在那儿,睡的那么好,我这······,我······
,你们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许思恒全身的肌肉都绷紧,好像要找人拳击似的,脑袋里空空荡荡,岳母的
话如同铁球,在他脑袋里哐哐当当,滚来滚去。根本没注意到此时自己下面的小
头也是紧紧绷绷,怒发冲冠。
妇人说了好长的一段话,最艰难的,最不好说出口的终于都说了出来,身体
一松,靠回到藤椅的扶手上。这样一来,眼前正对着男人的腰部。
突兀的,张牙舞爪状的睡裤,显示出了男人的愤怒,可这种愤怒却注定是无
从发泄的。妇人抬头看着男人气愤得扭曲的脸,看到的却都是可怜。鬼使神差地
,妇人伸出手,一下子握住了男人的小头,握上去后,自己也吓了一跳,停顿一
下,干脆拉开睡裤,真正肉贴肉握住了男人。
许思恒当真是过了一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可是,知道是怎么回
事儿是一回事,如何做出反应又是另外一回事。许思恒就属于不知道怎么反应的
,呆呆地站在那里,从始至终都没敢低头看一眼。
女人的手法娴熟,最初的不自然过后,双手在茎身逡巡两圈,已经明了手中
之物的敏感点。但她并不是集中全部火力,就攻击这一点,如同快餐店,只希望
顾客快快吃饱走人,而是如同一位善解人意的主妇,既要确保客人多吃餐桌上的
主菜,同时也要尽量让其品尝到其它的美味佳肴。具体到许思恒,就是既有快感
稳定持续的堆积,又不断有触电般跳跃的强烈刺激。
一人低头,专心致志地拨弄,一人抬头,目光茫然,大脑全无意识,只有小
头在清冷的夜色下,剑拔弩张。
没人说话,或发出任何声音,可能也就五分钟,也可能十分钟,终于到了最
后时刻。当然量不会少,妇人用手接着那些粘稠之物,末了一手捧着,一手沿着
茎身从后到前扫过,并用食指把马眼上最后一滴也刮掉,就势用小指一勾,提上
了男人的睡裤,一边起身,同时说,别让娇娇知道,早点睡。双手捧着,用肘部
推开拉门,回了房间。
许思恒呆站着,好久没有动。这一晚上,徐娇母女二人让他领教了最富有戏
剧性的戏剧性,此时,他的脑袋中,大概有数十万只吃各种草的马奔腾而过。不
能说他没有在思考,但是那些全是一些毫无逻辑,无意义的意识碎片,最后只清
楚一件事,就是妇人最后的那句话,别让娇娇知道。
第二章
醒来时,一睁眼,许思恒就看到徐娇靠在床头,注视着他,一脸恬静。
花了一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在上海浦东机场的酒店,他已经回到中国
。于是马上想起了昨晚岳母向他叙述的徐娇遭遇的意外,以及岳母出人意料的对
他的抚慰。偷偷向旁边扫了一眼,昨晚拉出来当做临时床铺的沙发已经恢复原状
,看来岳母是早早的出去了。
许思恒这才放松下来,拉过徐娇,温柔地抱在怀里。相比昨晚的局促不安,
此时的徐娇已经平静了许多,也抱着许思恒,偎进了男人的怀里。
作为一个身体完全正常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许思恒此时也有一个完全正常的
身体现象——晨勃。当徐娇感觉到那个硬硬的凸起时,身体一僵,一阵紧张慌乱
,抬头看向许思恒,发现男人一脸同情的样子,似笑不笑地望着她,既不努力控
制,避免接触,也不努力进取,试图一逞雄风,就好像那家伙如同他的膝盖一样
,本来一直就是那样的。徐娇无奈,硬着头皮偎着男人,努力让自己无视那个戳
在大腿上的「凶器」。
早饭时,三个人又坐在了一起。许思恒努力避免与岳母的目光接触,畏畏缩
缩,全无所谓白领精英的风范。相比之下,那妇人倒显得大方许多,和徐娇说,
因为小许已经回来,她打算从机场直接就回去了。
听妈妈这样说,徐娇惊慌起来,像昨晚在机场初见时那样,如同少了一个支
柱,摇摇欲坠的样子。
徐娇着急道,妈你再多住几天吧,我们方便的。一边说,一边摇动着男人的
胳膊,期盼地问许思恒,是不?老公。
看妻子如此惊慌失措,许思恒一阵痛惜。看来那次糟糕的遭遇给她带来的伤
害不轻,可能还要有一些日子她才能从其中恢复过来。越是这种脆弱的时候,就
越希望能有多几个家人的陪伴吧。于是抬头瞟一眼岳母,然后低头盯着眼前的饭
桌,不自然地说道,妈,娇娇有伤,你就过去多陪她几天吧,我们都方便的。故
意强调了「伤」字。
妇人此时也显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扫一眼女婿,干咳一声,算是默许了女
儿的请求。
徐娇非常开心,其老公的心情却很难描述,也许他本人也说不清楚吧。
······
公司的总部位于H城,距离上海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方便。
作为当下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地区的最发达省份的省会城市,H城当然
没的说——朝气蓬勃,欣欣向荣,机会多多。然而最最没的说的当然是当地的房
价,购房者如同买大白菜似的抢购新楼盘的新闻曾经多次见诸于全国的新闻,令
人骇然。
庆幸的是许思恒和徐娇两人在四年前结婚的时候,就买下了一套两室一厅的
房子,现在还可以维持一种所谓白领中产的体面。许思恒经常想,如果当初他们
错过了那个买房的机会,那么现在他们很可能就是被拍在了沙滩上的所谓「前浪
」,或者是还在挣扎,被绑在那架庞大的社会机器上,于咋咋作响之间,艰难求
生。正是所谓的「细思极恐」。
买房不是来自于丈母娘的压力,而是来自于徐娇,准确地说,是来自于徐娇
的「胸无城府」。
那是在他们正式交往了三个多月的时候, 一天徐娇约许思恒晚上一块儿吃
饭。其时许思恒已经多次在徐娇那里过夜留宿,徐娇也已经把「老公」「老公」
叫得非常顺溜。有时走在外面,什么事没有,她也会甜腻腻地喊声「老公」,双
手抱着男人的手臂,一副幸福的小女子模样。
吃饭的地方在一个他们一直想去但一直也没舍得去的饭店。坐下后,一反常
态,徐娇直接抄起菜谱,大包大揽,几乎是恶狠狠地开始点菜,叫的也是一直想
吃但平时不舍得吃的菜。下过单,徐娇抬头看着许思恒,脸上一红,说:「老公
,今天我要买单。」
许思恒一笑:「那当然,这儿我可请不起。」
徐娇脸上更加红:「哎呀······,不是的·····,·你不知道·
·····」
······
美味佳肴可以改善人的情绪,吃了一会儿,徐娇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
上,用手指压着推到了许思恒身前,说:「老公,我想让你替我保存我的工资卡
,咱们一起攒钱买房子吧。」怕许思恒误会,急急地接下去道:「就像人家合伙
开公司一样,咱们就当是合股炒房子呗。」
「嗯,你卡里现在能有多少?」
「97元2角8。」
噗,许思恒赶紧闭嘴,差点糟蹋了美味佳肴。徐娇大概也被自己给气笑了,
噘着嘴说:「今天上午卡里还有5万多呢。」
原来徐娇的父亲今天上午给她打电话,说要用些钱,工程上周转。徐娇明知
道父亲的话并不靠谱,不能全信,可就是狠不下心,不会拒绝,心一软,5万多
都转了过去。转完后,既心痛钱,又生自己的气,这才有了托付工资卡这么一出

那年的许思恒还在公司技术部工作,主要做一些技术支持及售后服务的工作
,还住在公司的单身宿舍,日子过得潇洒自在。身为一名资深屌丝,却有着自信
自己可以随便就征服世界,可以随便就把这座城市踩在脚下的浪漫豪情。
从男孩成为男人的际遇各人不同,但很有一些共通的地方,比如,受到了一
位熟女的性的教育,家中尤其是长辈的忽然的变故,遇到了一位对的甚至是错的
人······许思恒的际遇是一张工资卡。
工资卡事件之后,许思恒申请调到了公司市场部。凭借着做过技术支持的优
势,很快崭露头角,接连襄助团队拿下了两个大单。于是加薪,升职,买房,结
婚。好像自从与徐娇相与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直到昨晚,知道了徐娇险被流氓
侮辱的事情,又意外的和岳母发生了一次「短兵相接」,这些事情,都让身为白
领精英的许思恒茫然无措,不知道怎样拿捏才好。
岳母也有慌张担心,只是比较单纯,没有许思恒这样茫然而已。开始她只是
心痛自己的女儿,后来看到许思恒那样的痛心愤怒,又为这一对年轻人难过,恨
不得自己为他们担下所有的痛苦。当时脑袋一时短路,就上了手。抛开伦常的角
度,从她现在所打的工来考虑,握那个东西和给人做足疗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她本来担心这个男人食髓知味,得寸进尺,自己想帮女儿反倒害了女儿。第
二天早上,看到许思恒手不知道往哪摆,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手足无措的样子
,比她还要尴尬得多,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对才见过三次面的女婿增加了一些
好感。
徐娇母女两个,眼睛和嘴长得很像。笑的时候眼角会微微向上弯,下唇稍稍
比上唇突出来一点点,整个人因此显得灵动俏皮,如果是面对着自己的爱人,就
会显得更加的风情万种。只是妈妈要比女儿稍微矮一点,大概不到一米六,也略
胖,也就是说丰满一些。但是对于已经奔50的人来说,身材已经算是相当不错
了,也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
妈妈的娘家姓安,名丽娟,在中国西北省份的贫穷山区。18岁时,就嫁给
了邻村的徐娇的父亲。新婚的时候,两个人还挺和谐,第二年就生下了姐姐徐倩
。又过了两年,第二个女孩徐娇出生,关系就起了变化,徐娇的父亲开始经常对
妻子恶语相向,喝多了酒还拳脚相加。
后来,徐父凭借自己在建筑施工方面的手艺,开始在县城里做一些小型的工
程,逐渐拉起了自己的施工队,成了一个小包工头。从此经常不回家,到后来公
然和其他女人在外面同居。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徐母安丽娟独自照顾两个女
儿,终于在徐娇开始上初中的第一天,留下一封信,离家外出打工。
母女三人的生活都很艰难,更有怨恨,从此联系很少。一直到徐娇结婚前,
少女将要变成少妇,才恢复了联系。所以在此之前,许思恒总共才见过岳母两次

而真正让母女二人感情升温的是许思恒外派出国的这两年。当安丽娟第一次
来到女儿的小窝,看到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女儿,坚强地独自支撑着这个家,等待
着远在国外的爱人,心中的柔情一下子就溢了出来。可以说她生平第一次体会到
了那种身为母亲的爱。看着眉眼间与自己颇有几分神似的女儿,骄傲,心酸,难
过,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难以名状的感觉,都化为一种感情,就是希望能贡献出
自己的一切,来补偿女儿。
······
从浦东机场回到家里,三人的关系颇有些微妙。一别一年,重新团聚之后,
竟不能行夫妻敦伦之礼,徐娇感到非常内疚。她当然清楚丈夫已经知道了她的遭
遇,但是两人还做不到把这件事开诚布公地讲出来。
徐娇试图说服自己,就把那件事儿当成挤公交车时让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可
当她白天一个人的时候,仍然会没来由的忽然就感觉特别的惊恐,有时夜间会突
然吓醒,全身冷汗淋漓。她曾经想过用其他的方法来抚慰丈夫,就像他们之前热
恋时,她不方便的时候做过的那样,可是光是想一想,就让她紧张,恶心的要呕
吐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实施。所以在当下,他们二人最不想过的就是二人世界,
妈妈的存在就成了徐娇的救命稻草。
反过来看许思恒和岳母二人也是这样。三个人在一块儿时,许思恒不像之前
那样手足无措了,比如晚饭后,三个人可以一块儿坐在沙发上,高高兴兴地看一
出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可是如果徐娇一离开,许思恒马上就坐立不安,立即起身
离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坐又坐不住,好像身上有虫子在爬似的全身不自在。
也因此,二人都决定放弃休假,在家里只休息了一天,就都回去工作了。在
女儿的央求下,徐母答应再住一些日子。
接下来的周六,徐娇早上有课,许思恒把妻子送过去后就一人回到了家里。
徐母一般都会早起出去锻炼,回来时顺路去菜市场买当天的菜,一般要中午才会
回来。
许思恒郁闷地躺在沙发上,把笔记本电脑通过HDMI视频线连接到电视上
面,调出一部他和徐娇热恋时拍的小电影,褪下裤子,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心不
在焉地抚弄着自己。
与其说许思恒此时是急于释放自己,不如说他是在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证
据就是,有时他看起来是在看着电视,可是眼珠动也不动,本人早已神游天外,
而且那手中的物件也一直是在勉强应付差事的状态。
这时房门那儿传来开锁的声音。回来的人肯定不会是徐娇,因为两人已经说
好,下了课许思恒过去接她。那另一个有家里钥匙的人就是——岳母!
许思恒立即坐了起来,这时他需要做三件事:提上裤子,关掉笔记本上的播
放器,关电视。慌乱之中他只来得及做了两样:提上裤子,随便按了一下电视遥
控器,换成了儿童动画片节目。由于方才看视频的时候,他把音量调的很高,此
时电视中的大灰狼正以震耳欲聋的声音咆哮着。
他又尴尬地按着电视遥控器,降低音量,结果笔记本中徐娇的呻吟声又传了
出来。许思恒又好气又好笑,已然如此,他也不再慌乱,慢条斯理地把播放器按
了暂停。
岳母安丽娟早已打开房门,站在门厅。
家里门厅的右侧是厨房,正前方是客厅。门厅和客厅之间做了一个月亮形的
拱门,许思恒所在的沙发位置在左前方,从门厅可以一览无余。
安丽娟呆立门厅,稍顷才拎着手中的菜,转身进了厨房,好一会儿都没有出
来。
今天她确实是比往常提前回来的,安丽娟是想和许思恒坦诚地聊聊,消除女
婿的尴尬。对于刚刚撞见的事情,她完全理解,鉴于家里目前的情形,她甚至有
些同情。她回到自己房间,换回一套居家服装,一手拎着个小板凳,另一手端着
一盆青菜,也来到了客厅。如同平时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准备饭菜一样,坐在
了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夹空中。
许思恒装模作样地歪靠在旁边的沙发上,摆弄着电脑。他也猜到了岳母提前
回来可能是有话要和自己讲,心中好像也隐隐的有所期盼,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还是安丽娟先开了口,看着眼前的青菜,手也没闲着,很随意地问:「娇娇
在上课?」
「嗯。」
「一会儿你去接她?」
「嗯。」感觉有些冷,马上接着说:「午饭我们在外面吃,下午我打算带她
去逛逛。」
没了话题,陷入沉默。眼见安丽娟菜摘的越来越慢,终于菜一扔,扭过身,
看向许思恒,说:
「男人的那个打飞机,我在足浴店,也有。」
没想到徐娇妈妈的讲话风格是这样的,也别左右试探,也别一点点深入,噗
嗤,直接一刀子下去,是好是歹,立见分晓。
许思恒大概知道岳母在类似的服务性行业工作,她的那句话,当然并不是要
向他介绍她们那个店的服务项目,应该是说她本人经常给客人做这个项目。
原本许思恒还拿捏着,准备要做些道歉,自责,保证等等。没想到,「啪!
」岳母一句话到底,说了个透亮,他也不故作吃惊,省了那些惺惺作态,坐直了
身子,正色道:
「娇娇现在的状态,我没事的。」
两人的对话,语法上大有问题,语义上也听不出什么逻辑因果关系。可是徐
母明白,男人说的是徐娇还没有从伤害中恢复过来,而他不会难为娇娇,他会自
己打飞机解决,或者他不需要打飞机来解决,又或者他不需要找别人打飞机来解
决。
岳母又问:「那你有没有看不起我,觉得我很贱?」
许思恒答:「自食其力,有什么的。我明白,您也是为了我和娇娇好。」
头一句,是说工作,后一句,是说上海机场那一晚的事情。
这二人,都在人生的某一阶段缺失了家庭的温暖,故很有一些地方,相互间
可以感同身受。许思恒又接着说:
「我总劝徐娇给你打电话,让她请你到我们这里来住几天······」
妇人眼圈一红,看着男人,停了好一会儿,小声问:「我刚才进来时,你在
干吗?!」
许思恒没傻到真的向岳母解释方才自己在干什么,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拉
起妇人的一只手,放到她曾经爱抚过的地方。
安丽娟本来的计划是想要说清楚,上一次只是特殊情况下的一时冲动。说清
楚了,双方别再尴尬就好,没想到却变本加厉,越陷越深。然而事已至此,她也
并不扭捏,主动褪下男人的裤子,双手开始动作。如果说上一次更像是事急从权
的帮忙,这一次却包含了母性的温柔。
这一次,时间充裕,地点私密安全,应该是最佳「疗伤」时机,可是对许思
恒来说,好像并非如此。比如,妇人施一招「紧锣密鼓」,他就回应「跃跃欲试
」,妇人若是来一招「闲庭信步」,他却是「若有若无」。安丽娟明白,男人在
这种情况下还是放不开,是因为内心中还是有愧疚,有敬畏,也正因为如此,才
让她更加信任甚至怜爱这个男人,心甘情愿地付出。
她柔声说道:「你躺下来,要是愿意,接着看吧。」
许思恒躺了下来,同时把电视上的儿童动画片换成了成人动作片。
许思恒身高将近一米八,长得周周正正。所谓周正,是说,不是眉清目秀,
不是帅,只是脸上各个器官生长的时候没有偷工减料,长的完整充分,作为一个
男人,可以打到70分。
作为70分的他,相对于他那个「住在胯下的兄弟」可就差点意思了。这位
兄弟,站立的时候,身材挺拔,其长度正相当于一米八的身高在中国男人中的比
例一样,而且上下粗细一致,浑然天成,不是那种小头尖尖的样子,最重要的是
其头顶的斗笠,棱角分明,勃然傲然,让人一想到其功用,小腹会不自觉地抽搐
一下。
安丽娟此时坐在小板凳上,两腿紧紧地合在一起,身体前倾,也是紧紧地压
着小腹,脸距离那个家伙很近,嘴唇紧闭,好像努力避免咬到他似的。一手前后
左右的撸动,拨动,一手弯起,用指尖在男人的大腿根和袋袋上面轻轻地划着。
电视机中传来似有似无的可疑声音,好像都粘到了一起,听不真切,
安丽娟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下腹部的颤动在手上表现出来,身体的温暖和
湿润都化成了无限的柔情,上身压得更低,脸靠得更近,已经可以看到从马眼涌
出的前列腺液把那蘑菇头涂抹得紫亮。
忽然之间,电视上传来徐娇好似极度痛苦的吟哦:
「哎呀······,老爸,······不行了呀,······不要了
呀,老爸······」
安丽娟身上一颤,感觉小腹中有一股热流倾泄而下,强自控制住自己,伸手
拍了一下许思恒,笑道,原来你老早就想占我们娘俩的便宜。
奇怪,男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抬头一看,那家伙正在怔怔地看着电视画面
,他竟然在这样的视听触盛宴中,留下了两行清泪。妇人转头看向电视,里面是
徐娇青春无敌的娇媚面容,眉头紧蹙,香汗淋漓,那好似正在忍受着极度痛苦的
面庞,现在看去,却是一片晴朗幸福······
妇人几乎哽咽,心中涌出对女儿女婿的无限母爱和承担,更涌出对这个男人
的怜爱,转头,俯下身去,含住了那勃然的紫亮龙头······  第一章
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途中,许思恒一直不断地在眼前的屏幕上查看着飞机的飞
行速度,飞行时间,计算还有几个小时才会到达目的地,心里期盼着飞机也许会
提前一、二个小时到达。直到飞机平稳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心里才终于踏实了
下来,稳稳地坐在座位上,等拥挤的过道清静了些,才背上行李下了飞机。
已过而立之年的许思恒没有道理如此的心急火燎,他也对自己如此的不够沉
稳感到奇怪,甚至生气,难道就是因为有一周多的时间没有和妻子联系了吗?
许思恒,中国一家大型高科技民营企业派驻南美Z国的市场经理,经历了两
年的外派,现在凯旋归来。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被提拔为公司市场部负责南美
市场的副总经理,所以在回来之前,同样驻外的兄弟们送行的热情格外高涨,许
思恒也借此机会,把几个比较重要城市的办事处又走访了一遍。见到未来的主管
副总光临,在一起奋斗了两年多的弟兄们纷纷拿出了平时珍藏不露的中国白酒,
几乎每晚都喝的酒酣耳热,醺然而眠。这既是给归国的许思恒送行,也同样捎带
走了自己对家的思念,还有一层是对将来自己归国升迁的祝福。
许思恒知道临行前的这些天,将会匆忙而且混乱,反正回来的行程都已经确
定,就和妻子商定,如无特别的事情,就不再联系,这也是他出国这两年以来,
没有和妻子联系时间最长的一次。
在当下的科技条件下,两年多的分别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许思恒还记得
刚到国外整理行李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个颜色鲜艳,上面的图案大胆暴露,让人
想入非非的长方形包装盒,外面的塑料包装纸还没有拆开。他当然知道这是个什
么东西,意外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妻子偷偷的把这样一个东西塞进了他的行李
箱。
虽然面临着两年的分别,两个人并没有交流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妻子徐娇
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她的小心思不知道要绕了多少绕,才会做出这么一件
对于她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事情,想来当她偷偷地往行李箱里塞的时候,一
定是额头香汗冒,脸上红霞飞。
许思恒先是吃惊,暗自庆幸同屋的老李此时不在房间,继之以感动,然后是
温暖。这种温暖陪伴他度过了最初的最难熬的几个月。当他和妻子通话的时候,
徐娇好多次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许思恒知道她一定是要问问她想出来的这种「
解决方案」是否可行,可他就是故意不提,过后当他想着徐娇憋得脸色羞红,欲
言又止的憨样,那个「解决方案」就显得愈发的温暖。
驻外满一年时,有一个月的假期,许思恒没有回国,而是让徐娇飞了过来。
两人先是把美国走了一圈,又坐邮轮游历了一趟西加勒比海。这是他们自结婚以
来最幸福,最疯狂的一段时光,干柴烈火自不必说,也是因为两人置身于陌生的
环境中,既无羁绊又无压力,好多之前不好意思说,不好意思做的都释放了出来
。等到假期将要结束,分别在即的前几天,两个人才把行程和活动都慢了下来,
懒洋洋无所事事地闲逛,心照不宣地把激情储存起来,留待分别的前夜。
那一夜,激情只是内在的驱动,体现在行动和感觉上的是温馨和不舍,两人
仿佛要把同对方身体每一寸的接触,每一下的运动都完完全全的感受到,铭记下
来。
早上,本来的计划是先送走徐娇,然后才是中午许思恒的飞机,可是徐娇的
飞机意外晚点,这意外多出来的几个小时,倒让他们提前感受到了分别的痛苦。
为了方便,他们定的是机场旁边的酒店,两个人相拥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飞
机的起落,许思恒又絮叨着一些注意事项,徐娇心事重重,有一搭无一搭地应着
,很快就都沉默了下来。
因为要乘飞机,徐娇穿了一条黑色的宽松弹力裤,许思恒忽然把她拥到床边
,让她弯下腰,双手扶着床,自己站到后面,一下子把她的外裤连同内裤扒了下
来,端着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的家伙,在幽谷间稍稍预热,就向花心刺了进去。
经过几乎一夜的绽放,徐娇的花瓣此时已然有些红肿,格外的敏感,男人刺
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啊」了一声,刚刚发出声音,又硬生生咽了回去,许
思恒只觉得妻子的大腿忽然绷紧,花径深处紧紧地缠绕着,似乎要把他推出去。
此次临时起意的交合,仪式感的因素要更多一些,或者说,是对又一年的分
别将会带来的思念的提前倾诉。毕竟已经几番云雨,此时敏感度已然下降,刚刚
刺入时就有些勉为其难,想到马上就要去候机厅check in,愈加颓然,
许思恒轻抚着身前的圆润,说:
「老婆,算了吧,时间太紧了。」
没想到徐娇转过身来,双手拉着男人,拽到床上,执拗地说:
「老公,别紧张,时间足够的。」
又把褪到一半的裤子脱掉,跪在许思恒身前,说,放松,老公。不顾已经变
得泥泞,低头把许思恒已经疲软的家伙含进了嘴里,浅浅深深,深深浅浅,轻拢
慢捻抹复挑,一只手伸到下面,轻抚着两个蛋蛋,另一只手伸到许思恒胸前,抚
弄另外两个敏感点。
许思恒抓起徐娇细嫩光洁的玉手,把小葱葱白一样的手指含到嘴里,轻轻咬
着,一根根,一点点地轻咬,从指根一点点一直咬到指尖,接着又是吸吮,好像
那青葱玉指是全天下最珍贵最好吃的东西,然后把已经完全湿润的手指放到嘴前
,细细地向指尖吹气。
这一套本来是用来对付徐娇那一对儿果粒一样的乳头的,每次这样做的时候
,徐娇的腰都像要扭断了一样。
现在两人都互相向对方动着「嘴上功夫,」许思恒又逐渐恢复了状态。徐娇
骑坐上来,忍着最初的不适,起起落落,许思恒担心地看着她,女孩倔强的瘪瘪
嘴,逐渐加大了幅度和速度。
两人本来已经迷醉了一夜,醒来后,却是另一次酣醉。
许思恒感觉自己坚硬的蘑菇正在开始变大,之前的经验,开始变大和最后的
怒放几乎都是同时发生的,这一次却如同是慢动作镜头一样,他可以感觉到,甚
至仿佛注视着那个东西在一倍,两倍地增大,在幽径中穿梭,就像是一个贪杯的
酒鬼,徜徉在淫糜幽暗的小巷,寻找着把自己放倒的最后一杯佳酿。
感受到男人骤然的雄壮,徐娇一声娇呼,不自觉地咬紧下唇,前胸后背都激
出来一层香汗,体内的灼热在膨胀,越来越膨胀,徐娇完全在无意识地摇动,呻
吟着摇动,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扁舟,然后是大地开始脉动,火山开始喷发,
勃然的持续的喷发,徐娇全身颤抖着,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在颤抖,几缕头发粘
在前额,双眼迷迷离离,好似望着身前的男人,却完全视而不见······
这成了他们两人之间极其完美的一次性爱,甚至比他们假期中的都要好出很
多,如此的情境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此后的一年里,许思恒多次回味着,体味
着,尤其是那种可以感受着甚至注视着自己的蘑菇头慢慢变大的感觉,连他自己
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也让他对整整分别一年后和妻子的再次团聚充满了期待,并
且特别预定了机场附近的酒店,准备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家乡。
······
一别两年,许思恒竟然也开始惊诧于上海口岸之人潮汹涌。与他所在南美的
陈旧,缓慢,平和不同,国人的氛围除了一如既往的着急或者说进取之外,精神
面貌上好像更加的自信,着装上也更加大胆靓丽。包括许思恒本人也觉得松弛了
下来,这才发觉,可能在国外这两年,自己全身的肌肉都是处于紧张的状态吧,
肩膀也是一直都端着的。
过关,取行李,终于来到了他和徐娇约定的会和地点——一家旅游公司的咨
询柜台旁,徐娇正站在那儿,翘首望着他。
徐娇身穿黑色修身牛仔裤,上面是黑色高领毛衫,外面一件半长的风衣。对
许思恒来说,风衣的颜色就是一种很深的红色,但是他知道,这种古怪的红色的
正确说法应该是某某紫色,而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这件外衣正是两年前徐
娇到上海给他送行的时候,两个人一起买的。徐娇是所谓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的类型,一身黑色配上外面的深红或说某紫,更显亭亭玉立,而且身为健身教练
,长年的健身舞练习,让她的身材结实紧凑,挺拔有致。
但是许思恒还是注意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首先这件黑色牛仔裤一般是徐
娇身上不方便的那几天才穿的,而他很清楚今天绝对不是红灯。其次,徐娇双臂
抱在胸前,一脸的憔悴,和他目光刚一接触,立刻就躲开,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走近了才发现,原本结实挺拔的身子竟给人一种不堪支撑,摇摇欲坠的感觉。
许思恒心下一惊,上前一步,就欲把妻子拥入怀中,这时才发现徐娇身旁还
站着一位中年妇人,一只手臂揽在她的腰间,徐娇似乎完全靠着这只手臂的支撑
,才没有倒下去。认出这是仅有过两面之缘的岳母,许思恒赶紧把拥抱改为一只
手抓住徐娇的手臂,一面和妇人客气着:
「您好,妈,徐娇还把您也麻烦过来啦。」
「娇娇这些天加班多,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正好离得不远,就过来陪她几天
。」一边说,一边就横在了两人之间,拉着两人往出口走,「小许你坐了十多个
小时飞机也累了吧,咱先回酒店休息再说吧。」
临近圣诞假期,正是旺季,酒店的机场摆渡车坐满了人。到酒店时,天已经
完全黑了下来,众人一窝蜂地下了车,争先恐后地check in,轮到许思
恒办手续时,无奈地发现,酒店房间已经全部订完,不肯能给岳母再单独开一间
房了。前台小姐还好心地劝说,您定的是大房间,沙发拉出来就变成床了,三个
人住还是蛮宽敞的。许思恒转身歉意地对母女二人说,没有房间了,看样子妈只
好和我们挤一晚上了。那二人看起来毫不在意,甚至是很庆幸的样子,三个人中
也只有男人才急不可耐地想过二人世界吧。
简单在酒店餐厅吃过饭,回到房间,刚把东西放下,岳母就说,你们两个先
收拾吧,我晚饭吃的太多了,要出去「多」走一会儿。
从下飞机看到徐娇的那一刻起,许思恒的心情可说是一波三折,就在刚才吃
晚饭时,徐娇仍然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大多数时间都是岳母在张罗,避免了
尴尬。现在岳母的善解人意,并没有让他激动,他现在既急于要单独和妻子在一
起,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同时又内心忐忑,希望岳母也在旁边,维持表面的
热闹。
岳母出去后,两人还真的各自坐在那里,暂时无话。待许思恒站起来,走向
妻子,刚要开口,徐娇也忽然转向他,说,老公你先洗洗吧,妈马上就回来了。
许思恒听了心里一乐,心想,也对,不管什么事,「坦诚相对」才好谈。等
他匆匆洗过出来,发现徐娇已经躺下了,身上穿着妻子所有睡衣中最厚的那套,
是那种经常看到有妇人穿着,晚饭后在外面溜达,或是到菜市场买菜,甚至穿着
坐在棋牌室打牌的那种。许思恒也钻进被里,动作竟有些僵硬不自然。
徐娇本来是脸冲向窗户那面侧躺着的,感觉到男人上了床,主动转过身来,
伸手抚弄着男人湿漉漉的头发。相比之前的心神不宁,徐娇此时已显得平静了很
多。
体会到妻子对自己一如既往的的依恋,许思恒为自己刚刚的胡思乱想感到惭
愧,放下心来,也不言语,静静地体会着两个人的温馨时刻,至此才有终于回家
了,终于团聚了的感觉。也许是两年的分离,也许是异乡的打拼,也许仅仅是十
多个小时的飞机,许思恒一时竟感到身心疲惫。
还是徐娇先开口:「很累吧,老公。」
「还好,主要是兴奋,脑袋里面乱糟糟的,好像还在天上飞一样。」一边说
着一边手上用劲,就欲把妻子抱紧一些。
徐娇两臂屈在胸前,抵着许思恒,低头说:「最近这几天我可能是加班太多
,身体受伤了。」许思恒一惊,翻身起来,就要检查是怎么回事,徐娇缩了缩身
子,赶忙接着说:「没事的,不严重,就是·····,就是······,老
公你要忍几天了。」
想不明白跳健身操用到的的肌肉群和床上运动的肌肉群是不是一样的,再说
了,不是还有那啥和那啥么。然且儿,已经一年多没见了,刚刚重逢,不会人家
已经同你说那啥了,你还要那啥吧?!还是在门锁咔哒一响,岳母大人随时可能
回到房间的情况下。
终于熬过了两年的外派,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更重要的是夫妻间依然恩爱,
许思恒已经足够感恩,那会在意这一时的煎熬,毕竟看到过好几个同样外派的弟
兄,感情被距离打败,结婚的和没结婚的都有。于是一笑,不着天不着地来了一
句:「老公我是那样的人么?」
徐娇闻言甜甜一笑,许思恒没有注意到她的眼圈也红了,转过身去,还像从
前的习惯一样,后背和屁股往男人的怀里挤,拉过男人的手臂,抱在怀中,竟然
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
岳母回来的时候,许思恒正靠着阳台栏杆,呆呆地望着远处机场忽明忽暗的
信号灯。虽然已是十二月,上海这几天天气暖和,他只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酒店
的浴袍而已。室内大床上,徐娇还保持着刚入睡时的姿势,依然睡的香甜。
妇人直接拉开阳台的拉门,来到外面,坐在阳台的藤椅上。听到动静,许思
恒也转过身来,双手扶着栏杆,一条褪伸直,一腿弯曲,脚蹬着下层栏杆,身子
斜靠,静静地望着岳母。
两个人并不熟,总共才见过两次面。徐娇两姐妹和母亲的关系并不太好,尤
其姐姐徐倩,对母亲充满了怨恨。结婚以后,徐娇和母亲的来往才稍稍多了些,
但也仅限于电话,这两年因为自己不在家中,正好岳母目前打工的城市离得不远
,许思恒知道她曾经来家中小住过几次,他也乐见母女两个关系转好,正好可以
纾解徐娇独自一人在家的寂寞。但是岳母会陪着妻子一块儿来接机,仍然让他觉
得奇怪。
「娇娇睡得好香呦,你回来,她就安心了。」岳母看起来却并不安心,好像
正在掂量着什么事情。
「嗯,她可能最近加班多,太累了,受了点伤。」
「这个傻丫头,她说越是临到你要回来这些天,就越是难熬,同事请她代课
,她不管多累,也不管多晚的课,都答应人家。说是要攒出几天假好好陪陪你。

这确是徐娇的做派,简单,不会绕弯子,许思恒心里既痛惜,也惭愧,却不
知道怎样回答岳母,她又接着问:
「娇娇说她是怎么受的伤吗?」
「没,我以为是上健身课的时候。」看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是今晚所有奇
怪,不正常地方的原因,许思恒暗地里打起精神,双手握紧栏杆,挺直了腰板。
「那你们······」妇人顿住,不自然地在藤椅中扭扭身子,从上到下
扫了一眼女婿,又迟疑道:「你们刚才······有没有······?」
从语气,从眼神,从肢体语言,许思恒都确定岳母问的是夫妻敦伦之事,可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她确实是问的这个,为避免唐突,回道:
「娇娇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像几天没睡觉一样,和我总共也没说上几句话,
就睡着了。」
听了男人委婉的回答,妇人靠到椅背上,一只手压在双眉上,待了好一会儿
,才说:
「可不是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今天早上都不敢来接你,是我硬拉着来的。

这才向许思恒讲述了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徐娇是被小流氓给
侮辱了。
那天晚上,她下课回来,因为家门前修路,在大路口就下了出租车。由于那
条路挖的沟壑纵横,路灯也坏掉了,外面根本没有行人。那个流氓可能从徐娇从
健身中心离开时就开始跟着了,乘机就在那里做恶。不过,土石飞扬也救了徐娇
,那家伙扑倒了徐娇,挣扎中她的右手抓到了一块儿石头,于是她胳膊不动,两
条腿猛烈地踢踹,那个流氓松了压着她右臂的手,试图控制住徐娇的双腿,趁着
这个间隙,悲愤的徐娇挥起石头,砸向那家伙的脑袋,那人感觉不对,手臂一挡
,石头砸到了坏蛋的左肩。愤激之中力道着实不小,那坏蛋受伤不轻,落荒而逃
······
后来,徐娇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在莲蓬头下一遍遍的搓洗,洗过了,就傻呆
呆地坐在淋浴间的地砖上。凌晨,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好在两个城市离得不远
,两个多小时妈妈就到了,到的时候,徐娇仍然坐在淋浴间的地砖上,身子冰凉
,莲蓬头流出来的水也冰凉。
早上,两个人一起去报了案。后来的几天,徐娇都是浑浑噩噩的,让吃就吃
,让睡就睡,吃,就是坐那,老半天才动一下,睡,也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直到昨天,才有一点活泛过来,正吃晚饭的时候,突然就站起来说要找明天接
机穿的衣服,到今天早上,又说什么都不想来了,是妈妈劝了老半天才来的··
····
听着岳母的述说,许思恒的脸色苍白,嘴唇紧紧地绷在了一起,牙齿直似要
咬碎了一般,一言不发。叙述中岳母身子前倾,眼前正对着许思恒扶在栏杆上的
左手,此时那手紧紧地攥着栏杆,由于太过用力,一点血色都没有,指骨嶙峋狰
狞,好似在微微颤动,也好似在痉挛······
妇人原本心疼女儿,甚至有埋怨女婿的意思,现在看到男人如此真情流露,
心中也是心疼不已,为这一对刚刚团聚的苦命鸳鸯难过,就恨不能自己可以替他
们承受这些痛苦。
她用双手扶在男人的左手上面,摩挲着,试图让男人放松下来,一边劝道:
「接待报案的刘警官后来和我说,当天就抓到那个人了,也是个笨贼,让咱们娇
娇砸的挺重的,自己去了医院,急诊的大夫看那伤势可疑,就报了警。」
轻轻地把男人僵硬的手指扳开,好像鼓励似的拍拍手背,接着说:「还有一
位女警官,小王,陪着娇娇做的体检,除了一点皮外伤,其他都没事,本来我女
儿也没让那该死的混蛋占到什么便宜。小王警官经验很丰富的,还说,即使这种
情况,女孩子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说让咱们家人多理解,还有多留心
注意。」抬头看一眼男人,手还覆在男人的手上,又说:「小许,你虽然离开这
么长时间才回来,你也······辛苦一点,照顾一下咱娇娇的特殊情况,我
刚才进屋,看娇娇躺在那儿,睡的那么好,我这······,我······
,你们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许思恒全身的肌肉都绷紧,好像要找人拳击似的,脑袋里空空荡荡,岳母的
话如同铁球,在他脑袋里哐哐当当,滚来滚去。根本没注意到此时自己下面的小
头也是紧紧绷绷,怒发冲冠。
妇人说了好长的一段话,最艰难的,最不好说出口的终于都说了出来,身体
一松,靠回到藤椅的扶手上。这样一来,眼前正对着男人的腰部。
突兀的,张牙舞爪状的睡裤,显示出了男人的愤怒,可这种愤怒却注定是无
从发泄的。妇人抬头看着男人气愤得扭曲的脸,看到的却都是可怜。鬼使神差地
,妇人伸出手,一下子握住了男人的小头,握上去后,自己也吓了一跳,停顿一
下,干脆拉开睡裤,真正肉贴肉握住了男人。
许思恒当真是过了一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可是,知道是怎么回
事儿是一回事,如何做出反应又是另外一回事。许思恒就属于不知道怎么反应的
,呆呆地站在那里,从始至终都没敢低头看一眼。
女人的手法娴熟,最初的不自然过后,双手在茎身逡巡两圈,已经明了手中
之物的敏感点。但她并不是集中全部火力,就攻击这一点,如同快餐店,只希望
顾客快快吃饱走人,而是如同一位善解人意的主妇,既要确保客人多吃餐桌上的
主菜,同时也要尽量让其品尝到其它的美味佳肴。具体到许思恒,就是既有快感
稳定持续的堆积,又不断有触电般跳跃的强烈刺激。
一人低头,专心致志地拨弄,一人抬头,目光茫然,大脑全无意识,只有小
头在清冷的夜色下,剑拔弩张。
没人说话,或发出任何声音,可能也就五分钟,也可能十分钟,终于到了最
后时刻。当然量不会少,妇人用手接着那些粘稠之物,末了一手捧着,一手沿着
茎身从后到前扫过,并用食指把马眼上最后一滴也刮掉,就势用小指一勾,提上
了男人的睡裤,一边起身,同时说,别让娇娇知道,早点睡。双手捧着,用肘部
推开拉门,回了房间。
许思恒呆站着,好久没有动。这一晚上,徐娇母女二人让他领教了最富有戏
剧性的戏剧性,此时,他的脑袋中,大概有数十万只吃各种草的马奔腾而过。不
能说他没有在思考,但是那些全是一些毫无逻辑,无意义的意识碎片,最后只清
楚一件事,就是妇人最后的那句话,别让娇娇知道。
第二章
醒来时,一睁眼,许思恒就看到徐娇靠在床头,注视着他,一脸恬静。
花了一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在上海浦东机场的酒店,他已经回到中国
。于是马上想起了昨晚岳母向他叙述的徐娇遭遇的意外,以及岳母出人意料的对
他的抚慰。偷偷向旁边扫了一眼,昨晚拉出来当做临时床铺的沙发已经恢复原状
,看来岳母是早早的出去了。
许思恒这才放松下来,拉过徐娇,温柔地抱在怀里。相比昨晚的局促不安,
此时的徐娇已经平静了许多,也抱着许思恒,偎进了男人的怀里。
作为一个身体完全正常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许思恒此时也有一个完全正常的
身体现象——晨勃。当徐娇感觉到那个硬硬的凸起时,身体一僵,一阵紧张慌乱
,抬头看向许思恒,发现男人一脸同情的样子,似笑不笑地望着她,既不努力控
制,避免接触,也不努力进取,试图一逞雄风,就好像那家伙如同他的膝盖一样
,本来一直就是那样的。徐娇无奈,硬着头皮偎着男人,努力让自己无视那个戳
在大腿上的「凶器」。
早饭时,三个人又坐在了一起。许思恒努力避免与岳母的目光接触,畏畏缩
缩,全无所谓白领精英的风范。相比之下,那妇人倒显得大方许多,和徐娇说,
因为小许已经回来,她打算从机场直接就回去了。
听妈妈这样说,徐娇惊慌起来,像昨晚在机场初见时那样,如同少了一个支
柱,摇摇欲坠的样子。
徐娇着急道,妈你再多住几天吧,我们方便的。一边说,一边摇动着男人的
胳膊,期盼地问许思恒,是不?老公。
看妻子如此惊慌失措,许思恒一阵痛惜。看来那次糟糕的遭遇给她带来的伤
害不轻,可能还要有一些日子她才能从其中恢复过来。越是这种脆弱的时候,就
越希望能有多几个家人的陪伴吧。于是抬头瞟一眼岳母,然后低头盯着眼前的饭
桌,不自然地说道,妈,娇娇有伤,你就过去多陪她几天吧,我们都方便的。故
意强调了「伤」字。
妇人此时也显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扫一眼女婿,干咳一声,算是默许了女
儿的请求。
徐娇非常开心,其老公的心情却很难描述,也许他本人也说不清楚吧。
······
公司的总部位于H城,距离上海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方便。
作为当下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地区的最发达省份的省会城市,H城当然
没的说——朝气蓬勃,欣欣向荣,机会多多。然而最最没的说的当然是当地的房
价,购房者如同买大白菜似的抢购新楼盘的新闻曾经多次见诸于全国的新闻,令
人骇然。
庆幸的是许思恒和徐娇两人在四年前结婚的时候,就买下了一套两室一厅的
房子,现在还可以维持一种所谓白领中产的体面。许思恒经常想,如果当初他们
错过了那个买房的机会,那么现在他们很可能就是被拍在了沙滩上的所谓「前浪
」,或者是还在挣扎,被绑在那架庞大的社会机器上,于咋咋作响之间,艰难求
生。正是所谓的「细思极恐」。
买房不是来自于丈母娘的压力,而是来自于徐娇,准确地说,是来自于徐娇
的「胸无城府」。
那是在他们正式交往了三个多月的时候, 一天徐娇约许思恒晚上一块儿吃
饭。其时许思恒已经多次在徐娇那里过夜留宿,徐娇也已经把「老公」「老公」
叫得非常顺溜。有时走在外面,什么事没有,她也会甜腻腻地喊声「老公」,双
手抱着男人的手臂,一副幸福的小女子模样。
吃饭的地方在一个他们一直想去但一直也没舍得去的饭店。坐下后,一反常
态,徐娇直接抄起菜谱,大包大揽,几乎是恶狠狠地开始点菜,叫的也是一直想
吃但平时不舍得吃的菜。下过单,徐娇抬头看着许思恒,脸上一红,说:「老公
,今天我要买单。」
许思恒一笑:「那当然,这儿我可请不起。」
徐娇脸上更加红:「哎呀······,不是的·····,·你不知道·
·····」
······
美味佳肴可以改善人的情绪,吃了一会儿,徐娇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
上,用手指压着推到了许思恒身前,说:「老公,我想让你替我保存我的工资卡
,咱们一起攒钱买房子吧。」怕许思恒误会,急急地接下去道:「就像人家合伙
开公司一样,咱们就当是合股炒房子呗。」
「嗯,你卡里现在能有多少?」
「97元2角8。」
噗,许思恒赶紧闭嘴,差点糟蹋了美味佳肴。徐娇大概也被自己给气笑了,
噘着嘴说:「今天上午卡里还有5万多呢。」
原来徐娇的父亲今天上午给她打电话,说要用些钱,工程上周转。徐娇明知
道父亲的话并不靠谱,不能全信,可就是狠不下心,不会拒绝,心一软,5万多
都转了过去。转完后,既心痛钱,又生自己的气,这才有了托付工资卡这么一出

那年的许思恒还在公司技术部工作,主要做一些技术支持及售后服务的工作
,还住在公司的单身宿舍,日子过得潇洒自在。身为一名资深屌丝,却有着自信
自己可以随便就征服世界,可以随便就把这座城市踩在脚下的浪漫豪情。
从男孩成为男人的际遇各人不同,但很有一些共通的地方,比如,受到了一
位熟女的性的教育,家中尤其是长辈的忽然的变故,遇到了一位对的甚至是错的
人······许思恒的际遇是一张工资卡。
工资卡事件之后,许思恒申请调到了公司市场部。凭借着做过技术支持的优
势,很快崭露头角,接连襄助团队拿下了两个大单。于是加薪,升职,买房,结
婚。好像自从与徐娇相与以来,一直顺风顺水。直到昨晚,知道了徐娇险被流氓
侮辱的事情,又意外的和岳母发生了一次「短兵相接」,这些事情,都让身为白
领精英的许思恒茫然无措,不知道怎样拿捏才好。
岳母也有慌张担心,只是比较单纯,没有许思恒这样茫然而已。开始她只是
心痛自己的女儿,后来看到许思恒那样的痛心愤怒,又为这一对年轻人难过,恨
不得自己为他们担下所有的痛苦。当时脑袋一时短路,就上了手。抛开伦常的角
度,从她现在所打的工来考虑,握那个东西和给人做足疗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她本来担心这个男人食髓知味,得寸进尺,自己想帮女儿反倒害了女儿。第
二天早上,看到许思恒手不知道往哪摆,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手足无措的样子
,比她还要尴尬得多,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对才见过三次面的女婿增加了一些
好感。
徐娇母女两个,眼睛和嘴长得很像。笑的时候眼角会微微向上弯,下唇稍稍
比上唇突出来一点点,整个人因此显得灵动俏皮,如果是面对着自己的爱人,就
会显得更加的风情万种。只是妈妈要比女儿稍微矮一点,大概不到一米六,也略
胖,也就是说丰满一些。但是对于已经奔50的人来说,身材已经算是相当不错
了,也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
妈妈的娘家姓安,名丽娟,在中国西北省份的贫穷山区。18岁时,就嫁给
了邻村的徐娇的父亲。新婚的时候,两个人还挺和谐,第二年就生下了姐姐徐倩
。又过了两年,第二个女孩徐娇出生,关系就起了变化,徐娇的父亲开始经常对
妻子恶语相向,喝多了酒还拳脚相加。
后来,徐父凭借自己在建筑施工方面的手艺,开始在县城里做一些小型的工
程,逐渐拉起了自己的施工队,成了一个小包工头。从此经常不回家,到后来公
然和其他女人在外面同居。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徐母安丽娟独自照顾两个女
儿,终于在徐娇开始上初中的第一天,留下一封信,离家外出打工。
母女三人的生活都很艰难,更有怨恨,从此联系很少。一直到徐娇结婚前,
少女将要变成少妇,才恢复了联系。所以在此之前,许思恒总共才见过岳母两次

而真正让母女二人感情升温的是许思恒外派出国的这两年。当安丽娟第一次
来到女儿的小窝,看到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女儿,坚强地独自支撑着这个家,等待
着远在国外的爱人,心中的柔情一下子就溢了出来。可以说她生平第一次体会到
了那种身为母亲的爱。看着眉眼间与自己颇有几分神似的女儿,骄傲,心酸,难
过,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难以名状的感觉,都化为一种感情,就是希望能贡献出
自己的一切,来补偿女儿。
······
从浦东机场回到家里,三人的关系颇有些微妙。一别一年,重新团聚之后,
竟不能行夫妻敦伦之礼,徐娇感到非常内疚。她当然清楚丈夫已经知道了她的遭
遇,但是两人还做不到把这件事开诚布公地讲出来。
徐娇试图说服自己,就把那件事儿当成挤公交车时让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可
当她白天一个人的时候,仍然会没来由的忽然就感觉特别的惊恐,有时夜间会突
然吓醒,全身冷汗淋漓。她曾经想过用其他的方法来抚慰丈夫,就像他们之前热
恋时,她不方便的时候做过的那样,可是光是想一想,就让她紧张,恶心的要呕
吐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实施。所以在当下,他们二人最不想过的就是二人世界,
妈妈的存在就成了徐娇的救命稻草。
反过来看许思恒和岳母二人也是这样。三个人在一块儿时,许思恒不像之前
那样手足无措了,比如晚饭后,三个人可以一块儿坐在沙发上,高高兴兴地看一
出电视上的综艺节目。可是如果徐娇一离开,许思恒马上就坐立不安,立即起身
离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坐又坐不住,好像身上有虫子在爬似的全身不自在。
也因此,二人都决定放弃休假,在家里只休息了一天,就都回去工作了。在
女儿的央求下,徐母答应再住一些日子。
接下来的周六,徐娇早上有课,许思恒把妻子送过去后就一人回到了家里。
徐母一般都会早起出去锻炼,回来时顺路去菜市场买当天的菜,一般要中午才会
回来。
许思恒郁闷地躺在沙发上,把笔记本电脑通过HDMI视频线连接到电视上
面,调出一部他和徐娇热恋时拍的小电影,褪下裤子,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心不
在焉地抚弄着自己。
与其说许思恒此时是急于释放自己,不如说他是在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证
据就是,有时他看起来是在看着电视,可是眼珠动也不动,本人早已神游天外,
而且那手中的物件也一直是在勉强应付差事的状态。
这时房门那儿传来开锁的声音。回来的人肯定不会是徐娇,因为两人已经说
好,下了课许思恒过去接她。那另一个有家里钥匙的人就是——岳母!
许思恒立即坐了起来,这时他需要做三件事:提上裤子,关掉笔记本上的播
放器,关电视。慌乱之中他只来得及做了两样:提上裤子,随便按了一下电视遥
控器,换成了儿童动画片节目。由于方才看视频的时候,他把音量调的很高,此
时电视中的大灰狼正以震耳欲聋的声音咆哮着。
他又尴尬地按着电视遥控器,降低音量,结果笔记本中徐娇的呻吟声又传了
出来。许思恒又好气又好笑,已然如此,他也不再慌乱,慢条斯理地把播放器按
了暂停。
岳母安丽娟早已打开房门,站在门厅。
家里门厅的右侧是厨房,正前方是客厅。门厅和客厅之间做了一个月亮形的
拱门,许思恒所在的沙发位置在左前方,从门厅可以一览无余。
安丽娟呆立门厅,稍顷才拎着手中的菜,转身进了厨房,好一会儿都没有出
来。
今天她确实是比往常提前回来的,安丽娟是想和许思恒坦诚地聊聊,消除女
婿的尴尬。对于刚刚撞见的事情,她完全理解,鉴于家里目前的情形,她甚至有
些同情。她回到自己房间,换回一套居家服装,一手拎着个小板凳,另一手端着
一盆青菜,也来到了客厅。如同平时她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准备饭菜一样,坐在
了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夹空中。
许思恒装模作样地歪靠在旁边的沙发上,摆弄着电脑。他也猜到了岳母提前
回来可能是有话要和自己讲,心中好像也隐隐的有所期盼,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还是安丽娟先开了口,看着眼前的青菜,手也没闲着,很随意地问:「娇娇
在上课?」
「嗯。」
「一会儿你去接她?」
「嗯。」感觉有些冷,马上接着说:「午饭我们在外面吃,下午我打算带她
去逛逛。」
没了话题,陷入沉默。眼见安丽娟菜摘的越来越慢,终于菜一扔,扭过身,
看向许思恒,说:
「男人的那个打飞机,我在足浴店,也有。」
没想到徐娇妈妈的讲话风格是这样的,也别左右试探,也别一点点深入,噗
嗤,直接一刀子下去,是好是歹,立见分晓。
许思恒大概知道岳母在类似的服务性行业工作,她的那句话,当然并不是要
向他介绍她们那个店的服务项目,应该是说她本人经常给客人做这个项目。
原本许思恒还拿捏着,准备要做些道歉,自责,保证等等。没想到,「啪!
」岳母一句话到底,说了个透亮,他也不故作吃惊,省了那些惺惺作态,坐直了
身子,正色道:
「娇娇现在的状态,我没事的。」
两人的对话,语法上大有问题,语义上也听不出什么逻辑因果关系。可是徐
母明白,男人说的是徐娇还没有从伤害中恢复过来,而他不会难为娇娇,他会自
己打飞机解决,或者他不需要打飞机来解决,又或者他不需要找别人打飞机来解
决。
岳母又问:「那你有没有看不起我,觉得我很贱?」
许思恒答:「自食其力,有什么的。我明白,您也是为了我和娇娇好。」
头一句,是说工作,后一句,是说上海机场那一晚的事情。
这二人,都在人生的某一阶段缺失了家庭的温暖,故很有一些地方,相互间
可以感同身受。许思恒又接着说:
「我总劝徐娇给你打电话,让她请你到我们这里来住几天······」
妇人眼圈一红,看着男人,停了好一会儿,小声问:「我刚才进来时,你在
干吗?!」
许思恒没傻到真的向岳母解释方才自己在干什么,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拉
起妇人的一只手,放到她曾经爱抚过的地方。
安丽娟本来的计划是想要说清楚,上一次只是特殊情况下的一时冲动。说清
楚了,双方别再尴尬就好,没想到却变本加厉,越陷越深。然而事已至此,她也
并不扭捏,主动褪下男人的裤子,双手开始动作。如果说上一次更像是事急从权
的帮忙,这一次却包含了母性的温柔。
这一次,时间充裕,地点私密安全,应该是最佳「疗伤」时机,可是对许思
恒来说,好像并非如此。比如,妇人施一招「紧锣密鼓」,他就回应「跃跃欲试
」,妇人若是来一招「闲庭信步」,他却是「若有若无」。安丽娟明白,男人在
这种情况下还是放不开,是因为内心中还是有愧疚,有敬畏,也正因为如此,才
让她更加信任甚至怜爱这个男人,心甘情愿地付出。
她柔声说道:「你躺下来,要是愿意,接着看吧。」
许思恒躺了下来,同时把电视上的儿童动画片换成了成人动作片。
许思恒身高将近一米八,长得周周正正。所谓周正,是说,不是眉清目秀,
不是帅,只是脸上各个器官生长的时候没有偷工减料,长的完整充分,作为一个
男人,可以打到70分。
作为70分的他,相对于他那个「住在胯下的兄弟」可就差点意思了。这位
兄弟,站立的时候,身材挺拔,其长度正相当于一米八的身高在中国男人中的比
例一样,而且上下粗细一致,浑然天成,不是那种小头尖尖的样子,最重要的是
其头顶的斗笠,棱角分明,勃然傲然,让人一想到其功用,小腹会不自觉地抽搐
一下。
安丽娟此时坐在小板凳上,两腿紧紧地合在一起,身体前倾,也是紧紧地压
着小腹,脸距离那个家伙很近,嘴唇紧闭,好像努力避免咬到他似的。一手前后
左右的撸动,拨动,一手弯起,用指尖在男人的大腿根和袋袋上面轻轻地划着。
电视机中传来似有似无的可疑声音,好像都粘到了一起,听不真切,
安丽娟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下腹部的颤动在手上表现出来,身体的温暖和
湿润都化成了无限的柔情,上身压得更低,脸靠得更近,已经可以看到从马眼涌
出的前列腺液把那蘑菇头涂抹得紫亮。
忽然之间,电视上传来徐娇好似极度痛苦的吟哦:
「哎呀······,老爸,······不行了呀,······不要了
呀,老爸······」
安丽娟身上一颤,感觉小腹中有一股热流倾泄而下,强自控制住自己,伸手
拍了一下许思恒,笑道,原来你老早就想占我们娘俩的便宜。
奇怪,男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抬头一看,那家伙正在怔怔地看着电视画面
,他竟然在这样的视听触盛宴中,留下了两行清泪。妇人转头看向电视,里面是
徐娇青春无敌的娇媚面容,眉头紧蹙,香汗淋漓,那好似正在忍受着极度痛苦的
面庞,现在看去,却是一片晴朗幸福······
妇人几乎哽咽,心中涌出对女儿女婿的无限母爱和承担,更涌出对这个男人
的怜爱,转头,俯下身去,含住了那勃然的紫亮龙头······ 

上一篇:花残(第三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